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王振民指要準確地實施基本法和港人治港的政策,有些沉睡了的東西要拿回出來。這其實是指廿三條立法。我就答一答他的問題。第一,其實即使廿三條立法與否,做間諜、破壞、顛覆國家政權早已存在其他法例之中。不過不是集中在一條法例。其實廿三條立法,是不是把法例改至更嚴厲,變成無所不包,還是用普通法的精神。如果用普通法的精神,這些罪已經存在了。

 

第二,香港為何會損害到國家安全。外交機密、國防機密都不會在香港的。回歸十八年多,香港有何事會危害到國家安全。大概只出過幾本禁書,有些法輪功在香港活動,但這些東西是否足以顛覆國家安全?鄧小平又說共產黨是罵不倒。現在只不過是要它履行承諾,因為大陸沒有履行自己的承諾,在香港進行普選,所以香港人對政府沒有信心,覺得它只不過是北京的走狗,擔心通過了廿三條之後,就會迫害香港人。其實這個信心能否建立,就在普選問題之上。

 

第三點要反駁的是,「中國有香港主權,於是香港的完全治權」。這是主權論所講主權國家是至高無上。但請不要忘記。即使你完全擁有你錢,假如是100元,但是你簽了合約,借了給人半年,那半年你也不會見到那100元。這就是香港的情況。香港除了國防外交外的主權,其他權都已經分給了香港政府。如果分配了香港政府,便不能再管的。那有三大原因。如果那些分配了的權力,又再由北京再管轄,那麼分配的權力已不存在。我叫孫選吃雪糕或餅,當他選了雪糕的時候,我便不能話雪糕無益而要他吃餅。因為這情況下,他的選擇權何在呢?這是第一理由。這樣基本上是反口。如果你有全面監督權,那對方即是無權。因為你可以更改他任何一個決定。

 

第二,北京聲稱為了香港好才作干預。但好不好是難以決定的。像現在應否改辣招,改還是不改才是對香港好呢?你叫女兒嫁一個七十歲的有錢人是為她好,但她可能覺得不好。如果香港人覺得不好,北京覺得好也沒有用。因為香港人情緒上會作出抵抗。那又是否對香港好呢?這應該尊重香港人的決定。

 

而且北京也不知怎樣才是對香港好。中國是計劃經濟社會,是另一套思維。香港是和國際接軌,行自由、法治。香港人認為對的事,大陸憑甚麼認為是錯呢?大陸很多事都是向香港學習的,他憑甚麼認為自己是比香港人更懂得管治香港。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23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