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這三個名字近日來很惹人熱議,本身政治這趟渾水,我也不想多沾,但始終在這三個人身上,我看到的不止是政治議題而已,而是根深柢固的打工仔文化。你話打工仔最緊要向邊位負責?當然是老闆。有不少香港人此時此刻仍覺得自己應該係老闆,Sorry唔好咁天真,當你認清形勢,事實擺眼前,香港人在這些議題上根本沒有say。

 

所以,呢一刻千萬唔好覺得自己係老闆,因為呢個政府,你根本無得選,所以呢三個人的老闆,係梁振英,或者其更高層。而梁振英的老闆,又唔係香港人,使咩賣香港人帳?大家有打過工的,都會明白要保住自己飯碗,最緊要老闆喜歡你,所以無論香港人有幾唔喜歡佢地,佢地仍然會存在,因為佢地的老闆喜歡佢地。

 

無錯,三位仁兄都是位居要職,譬如說李國章,無論他是「沙皇」還是「縮沙皇」,怎樣說都有個「皇」字,他是前教統局局長,現在當了港大校委會主席,作為港大的最大權力者,他理應事事從港大的利益出發,一間大學之所以存在,講到底都係學生,如果無學生,又何來大學?問題係如此簡單的主客關係,今時今日絕對唔會成為李國章思考及行為的根據,因為佢要討好同服從的,係任命佢成為港大校委主席的人-政府。

 

埋稿前一天,非常有趣的是讓我同時讀到兩單新聞:一則講港鐵股東大會,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在會上指責「馬時亨是梁振英派遣的打手」,兩人因此嘈交;另一單就講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直認自己剪布通過港珠澳撥款是係因為「老細畀嘢我做都要知期限」,咁答,簡直係genius。

 

馬時亨就好明顯係政府派入港鐵的拆彈專員,但係so far都唔見佢拆到咩成績,反而就成日火上加油,愈講愈出事,但係呢一點佢都無得怨,根本高鐵就係大陸同香港政府仲未諗到點推「一地兩檢」,馬時亨次次俾人問到呢part,只好硬食硬答,打呢份工,真係操勞過度無命賠;至於陳健波,就真係錯得交關。

 

邊有可能係立法會表決時,竟然主席可以公開叫人投贊成咁戇居?最令藍友斑眼突的,就係今早陳健波解釋點解要剪布,佢竟然話要尊重政府設下的時限,OMG,換言之係咪今後逢趁政府要陳健波主持大局,佢都唔理有無討論就照pass?佢之後「鬼拍後尾枕」,話「老細畀嘢我做都要知期限」,無錯,又係關老細事,因為要聽老細話。

 

問題係,你地一個二個三個,特別係陳健波,真係當老細「傻的嗎」?老細派你地出嚟前台,係為老細解決煩惱,而唔係增添煩惱,如今搞到一鑊粥,每一次出面解釋都引發另一次的公關同政治危機,你教老細如何落台是好?

 

而最重要的,是打工仔的「生殺大權」始終操控係老闆手中,再係咁錯落去老闆想唔炒你都唔得,政治一日都嫌長;換言之,既然老闆的權力咁大,試問中央又邊敢真係俾港人做「真老闆」?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 香港投資日報》

 

藍友斑 Bernard

Share On
Dislike
0
打工仔     馬時亨     李國章     老闆     陳健波     藍友斑 Bernard     斑駁陸離     藍友斑     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