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昌

專業投資者、節目主持、行業發言人、作家,為《港股通鑑:50精選股與組合》策劃和作者。

中國去年搖擺又難以捉摸的財經金融政策,導致人民幣匯價波動加劇,資金流出,也導致環球金融市場憂慮中國硬著陸,而一系列包括煞停熔斷機制的舉措也惹來市場批評,特別是與市場的溝通,結果一直缺席公開場合發表看法的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近期現身《財新周刊》接受訪問,終為中國財金政策下註腳。

 

神隱多時的周小川現身,加上總理李克強近日要求股市匯市主管部門總結去年教訓的說法,中國財金政策方向應有一錘定音的意味,李克強提到「去年針對股市、匯市異常波動,採取穩住市場的方針政策是正確的,符合國際慣例,而且在一段時間內拆掉了一些『炸彈』,避免了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發生。」

 

更重要而鮮見的信息卻是「回過頭來看,主管部門也要總結經驗教訓,包括適時有效應對的問題、在技術層面主動作為不夠的問題、甚至還有內部管理的問題。」語氣已是一次總結,在凡事正確的中共官場而言,已經有要求部門認錯意味,甚至又提到「中國該出手時會果斷出手」,周小川適時現身甚有相互呼應意味。

 

當然周小川本身的訪問已經值得細讀,而且相當直率的談到資金外流:「有一部分人由於信心、產權保護、原罪等問題,在謀求海外移民、投資買房等;也有一部分企業家在海外投資收購企業,並不一定是因為比較優勢轉移或開拓市場,而是在中國破產法還不完善的情況下,自己採取了『跑路』保護。

 

中國經濟規模這麼大,開放程度這麼高,這些混雜在正常投資中的外流問題確實存在,也確實有改進空間,但和每年4萬億美元的貿易總量和數萬億美元的儲備相比都不算大,估算時要有量級的區分。此外,隨著中國法治進一步完善,有些問題會逐步改進。」這樣分析資金外流的言論,鮮見中共官員之口。

 

一直致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周小川強調人民幣國際化即使要等待時機,但改革大方向將持續,表明人民幣匯價波動雖有對付投機者的考量,但同時強調對大眾和機構溝通、「引導並穩定預期」的重要,等候多月數據之後,李周應該大致已為過去數月中共內部定調,排除任何的一步到位。

 

即過去官方將人民幣一貶到位以刺激出口,穩定資金外流,以至全面實施資本管制的選項已基本排除,主打人民幣國際化的周小川重新亮相就是強調其開放的步伐,但「不求直線前進」,變相金融市場的中國意外因素暫告一段落,但內部經濟疲弱和資金外流的暗湧只會延續,在需求側動刀的時間正在倒數。

 

然而人民幣貶值預期加大以後,大量資金通過購買大額美元保單合法外流,結果近期經過香港壹傳媒(282)報導之後即馬上堵塞,導致透過銀聯卡買保險每次交易最高僅5000美元,但正如學者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所言,一個國家的前途視乎居民財富流向所繫,限制資金流出只屬治標不治本的法門。

 

當然今次官方定調的背景在於財金公信力接連受挫,剛好上月達沃斯經濟論壇舉行,致令會場內中國的硬著陸和匯價穩定成為焦點,副總理李源潮只能以主席習近平信差的身份重申人民幣匯價穩定,最終李克強須與國基會總裁拉加德通電認錯,承諾改善溝通透明度,故短期維持人民幣匯價穩定已成為當局的硬任務。

 

結果看法得到相當的確認,官方2月以來確是全力維持人民幣匯價穩定,特別是農曆年間交淡理應相對清淡之時,離岸和在岸價差價大幅收窄,當然美元適時回軟也助力不淺,加上公布的連串外匯儲備、貿易順差以至1月信貸投放都顯示中國底子仍厚,加上周小川終於現身定調,相信中國短期可贏得穩定時間。

 

當然延遲人民幣貶值依然未能解決目前中國資金持續流出的問題,原因是目前經濟困局未見出路,畢竟目前高舉的所謂供給側改革只得徒具軀殼的國企重組、痛苦的裁員去產能、進度遲緩的財稅改革,與體制本質違背的輕繇薄賦同胞望眼欲穿,如果中國統治層願意正視問題,大規模的需求側刺激措施已經不能缺席。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Share On
Dislike
0
人民幣     許文昌     謎米經濟金融     大陸股市     周小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