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我見到曾鈺成又在談論繁簡體字的問題。其實這問題也困擾過我一段時間,究竟應否用簡體字。十多年前,我有一個突然的覺悟,就是覺得簡體字是徹底不對的。我年輕的時候,那個時代的國學大師、知識份子認為中國文化落後是因為漢字太難寫難學,所以不能普及。他們主張簡化漢字,甚至拉丁化即轉成拼音字。其實這些問題我也曾在節目中講,但那已是比較舊,也不太有系統地講。

 

今日我再講講為何這些簡體字是不對的。有數個不同角度去看這個問題,從文化傳承方面,只學簡體字的人未必會看得明正體字。而現在沒法把中國所有的正體字改成簡體字,於是用軟體把字改成簡體字。因為只懂簡體字未必會看到明繁體字因而發生很多可笑的事。我看大陸電視劇便看到太后的后和前後的後混淆。可見在文化傳承中很有問題。第二,從藝術角度,書法要另外學繁體字,否則寫不到。不過這不是主要的爭議。

 

大家要知道文字會演進,如果有些字同音同義,而產生了第二個意義,為了辨別,便需要創造另一個字,如加一個邊旁,以顯示它的不同。因為古代世界簡單,很多字相同,之後慢慢分化,所以有些字由簡變繁。但人的本性是懶的,總在想怎麼可以節省筆劃。這個思想過程持續了三千多年,它們不停思考怎麼簡化字,但意思仍然清楚。這個思考過程是全國一二百萬知識分子不停在進行這過程。你會發現這思想過程去到楷書的時候,便幾乎停頓了。後來的變化已經愈來愈少。世世代代幾百萬人不斷思考,只能改到現在這樣,就成了現在書寫的狀況。

 

古代曾出現過一個相同的簡體字,並不等於今日用回那簡體字是合理的。因為古代出現過那個簡體字,但之後沒有人再用,反映出那是會令人混淆。如果那簡體字很好,便會取代為正體字。演化過程應該是這樣的。

 

有些字是從草書中來,但這不是工具文字,而是藝術文字。人們很多時都看不明草書寫的字,那只是給特別用途時用的,像當舖、醫生藥坊的字是不同的。因為那是有一種特殊用途的,但那是不能普及的。因為草書是這樣寫才會特別好看,所以我們不理那意義是否清楚。所以即使傳統知識份子也看不明草書。

 

這個過程用了五六十代人去思考,結果只達到這一點。而現在的簡體字是有人武斷地執行,不理其實用性及接受性,由政府用權力去推行。這只是由一批所謂的專家去想這些字出來。那些簡體字字有不同的來源,覺得太多筆劃便刪走一些邊旁,有些用回古代的簡體字等。結果有些字也不知是怎麼解釋,所以這簡體字基本上是不合理,是未經過實驗驗證。我可以講如果政府不用強權壓服人,繁簡體字由人去寫,五十年後將不會有簡體字,他們會轉回用繁體字。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繁體字     簡體字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