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庫房「水浸」,有接近一萬億的可動用資金,卻一直藏於庫房,不肯還富於民。今年的財政預算案雖然繼續有派糖措施,但受惠最大的卻是中產及大財團,基層人士的公屋免租亦宣告結束,還有一眾慘絕人寰被忽略的N無人士,交稅不多卻又無「資格」申請公屋、領取綜援的社會中下層。作為政府,透過徵稅進行財富再分配,收窄貧富懸殊是應做的事,現在卻只顧積累財富,無視處於水深火熱的人民。

 

安於本份 不肯再分配財富

庫房「水浸」,財政官員就不用擔心入不敷支、開源節流等問題,因為就算出現赤字,仍有滿溢的庫房可供「提錢」。結果這筆錢就愈滾愈大,甚至永遠不動用,似乎政府除了為後人留下巨額儲備外,並沒有更崇高的目標,不肯為再分配財富,或是收窄貧富懸殊,如拒絕不論貧富的全民退保方案。

 

將庫房當「私己錢」

公共收入的主要來源為市民,主要用於市民所需,但政府官員卻當庫房錢當作私己錢般一毛不拔,反映出對公共理財概念不清。然而,政府卻十分熱衷於興建基建,下年度非經常性開支中,有七百多億是公共基建服務。香港的基建已經接近飽和,繼續大灑金錢至低經濟回報的項目的政策應該立即停止,如果基建開支減半,來年的財政部盈餘會超過四百億,可以加大各項扶貧的開支。

 

傾向一次性派糖 拒將福利恒常化

政府花錢傾向保守,每次有盈餘都只是「派糖」,一次性回贈市民,目的為防止回贈的項目「恒常化」。政府在「經常性」的開支十分手緊,包括今年削減1200萬醫管局經常開支,卻一次性撥款兩億推行「十年醫院發展計劃」。

 

保守心態源於歷史傳統

政府財政官員的理財文化,可追溯至殖民地時代。當時英國政府認為香港不可以在財政開支上用多了,然後靠英國政府承擔,拖累英國財政,所以希望殖民地財政「自負盈虧」,從而引申出「審慎理財」和「財政穩定」等心態,成為香港公共財政的核心價值。所以,從殖民地開始,到現時多任財政司司長,「低估收入」和「誇大支出」是他們常用的把戲。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