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新界的補選,批評了本土派,但我不會忘記,最大的敵人是民建聯。民建聯是現今香港第一大黨,擁有最多區議員。拜蛇齋餅稯所賜,民建聯在選立法會時像有點石成金之效。單就過去的「往績」,疑似精神有問題的,不懂英文的,學歷不清不來楚,都通通當選。今次想藉着非建制派內的鬥爭,將現任副主席周浩鼎送進立法會。

 

 

周浩鼎何許人也?我只知他曾是青年民建聯的主席,維園城市論壇常客,但對他過往的發言無半點印象。今次他藉公民黨幫旺角事件被捕者來攻擊楊岳橋,己即時被楊岳橋批評他不懂無罪推定。近日網上亦流傳周浩鼎在英國讀書時曾犯了事。我不知事件的真確性,但由於事發的地點是在英國,以中共中央政府的邏輯,屬英國政府的內政。在英政府沒有作出否認時,我不能排除事件的可能性。但即使這是事實,我相信如果楊岳橋知道,也會對周浩鼎作出協助的。

 

 

在選舉論壇,周浩鼎竟然流下了男兒淚,說大家縱使立場不同,為何不能坐下來傾?我聽完了,感到憤怒。先不說真正傷心的人是先會眼有涙光而開始面紅,說話會失去點條理而不清,單看周浩鼎不但沒流一滴眼淚,面也不紅,且能夠清楚把話說完。以演技來衡量,是不及格了。顯然,他是事先背了稿,以流淚的方式來搏取香港人的同情。以流淚搏同情,是動之以情,一般來說是弱方的策略。但民建聯是弱方嗎?

 

 

97後的3個特首,都是得到民建聯的全力支持。老董的8萬5,民建聯支持,煲呔的高鐵,民建聯支持,到現在689的所有政策,民建聯都支持。到頭來,老董做不完就要下台,煲呔做完了,官司卻生死未卜。多數香港人希望689的下場是 a combination of both:做不完任期和有官司。他們3人能擔任特首一職,必然是得到中央同意。但他們的政策能在香港落實,要靠立法會內的建制派支持。而民建聯就是建制派中的龍頭,禍港的核心。

 

 

民建聯所說的坐下來傾,前設是否傾是有用的,怬是求同存異,收窄分歧,傾是有妥協的餘地?但是民建聯在議會內的行事作風又如何呢?幾年前劉江華在竊聽條例草案中的發言,主要是針對公民黨說,「連一個標點符號也不能改」。這是一句金句,一句對民建聯所提出為何不能坐下來傾的最好回應。如果倾只是各自表述,只是形式上的溝通,到發言結束後,民建聯數夠票,每次都是以「人多蝦人少,大石壓死蟹」的方法,投票通過一些政府所需要通過的法案,這不是和諧,也没有解決了問題。最近的網絡23條,泛民改變了以往策略,連成一線參與拉布,為的也只是想修改草案內容,使它變得合理,保障香港網民的權益。

 

鼎你真的希望香港和諧?回去告訴你的黨友,叫他們行正路,一切以香港人的利益為依歸,不能只一面倒,任由政府擺佈。對一個連是否支持689連任的問題都不敢正面回答的周浩鼎,你相信他的眼淚?那只會埋葬了香港。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① 劉志成、② 黃成智 (新思維)、③ 周浩鼎 (民建聯)、④ 梁思豪 (獨立候選人)、⑤ 方國珊 (獨立無黨派)、⑥ 梁天琦 (本土民主前線)和 ⑦ 楊岳橋 (公民黨)

Share On
Dislike
0
新東補選     周浩鼎     Daniel Le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