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習近平的處事方法有數個特點,其中之一是集大權於一身。他非常有魄力,現在做了幾件事,一件是反貪。王岐山已用盡全力反貪。他覺得目前管治機構中充滿了腐敗和低效率,於是集大權於一身而提高效率,並掃清腐敗。這是得到人民支持,從來打貪都是得到人民支持。但也產生了一個問題,他把兩個委員會都放在自己屬下,一個是深化改革委員會,一個是經濟事務委員會。從來這兩個都是從屬總理的,現在從屬他。他靠一個顧問,但我很懷疑他對經濟的認識。而李克強對經濟是認識的,因為他做了常務副總理一段時間,學習了一段時間。

 

習近平強調由中國小康社會變成世界強權這個中國夢。要做到的一個方法是提升經濟效率。同時,他要求國內不要有異議聲音,這是共產黨一貫的思維。他們覺得有一個意見時,但其他人不停提其他意見,便永遠做不了那件事。中國從來都不想人胡思亂想。但這當然是錯的想法。我們目前是一個複數精才社會,大家有不同想法,才不會因同一錯誤而同歸於盡。所不准別人提出質疑,當然有很大問題。但他們的想法是集中力量,如毛澤東話眾人拾柴火焰高,集中力量可能最初做到火焰高,但殊不知各自做,有機會有人找到石油,一下子生的火便比你更大。

 

國內有些人不服氣,有不同意見。而習近平只有一招來對付,就是捉人坐監。習近平覺得拉得多便沒有人出聲,只講共產黨的積極說話,不再找小毛病,國力便強。而國力強的目的是建立一個強國地位,不受其他國家影響。他覺得中國目前航運握在美國手上,於是去南海建立軍事基地,讓美國威脅不到自己,又要建很多通道,變成如果馬六甲通道受封也能坐火車到巴基斯坦。但要知道共產時期,美國也不會禁止中國船航行。

 

第二,數千數百億建鐵路,可能拉近距離,但海運成本比陸路運輸相差七倍。即使拉近了三分一距離,但那三分二距離用多七倍費用,即是海運的五倍成本。其實一帶一路的思維就是這樣,希望可以建更多通道。不過問題是沒有人想封銷交通,但自己要付出很多額外代價。

 

而為了建立這個強國地位,中國去買窮國家支持,表面給錢別人,但其實是買了別人的資源。但那些當地人懶,只好派中國人去做,結果當地人沒有就業機會,生活又發生很多衝突,又會破壞環境。我的偶像jane goodall對中國是友好,但她也講中國的行為就和帝國主義一樣。在他們眼中就是新帝國主義。最初用軍隊搶資源,因為當地人會作反,之後改成買資源做生意,就是新帝國主義。中國就是新帝國主義。而且那些地方政經不穩,投資隨時化為烏有,像中國買了南蘇丹油田,南蘇丹獨立了,油田又變回南蘇丹。伊拉克石油應是中國,一內戰便不給中國石油,投資隨時化為烏有。為了保護航運又擴軍,花更多錢在軍隊,這舉動當然引起美國反對。美國覺得一向保持自由航運,不明中國擴軍用心何在,是否想霸佔不讓其他國定自由航運。

 

而習近平用此挑起國內民粹,令自己沒有下台階。南海一旦軟弱便不知所措。這是我所見的習近平思維。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習近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