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網友Kameyou話我對待青少年的方法有點離地。但我覺得是他離地,不知現實的情況。如果青年人有錯誤思想,應該要怎樣處理,要視乎錯誤想想有多嚴重。不能因為怕對方不高興,而不指出錯誤。曾經有個十三歲小女孩住在三樓,因為家人阻止她出街玩,於是她遊繩到地下,結果跌死了。如果見到這個小女孩,要堅決告訴她有危險,不能因為怕她有惡感而告訴她這是可以玩的。其實使用暴力也是這麼嚴重的一件事,因為會有機會判坐多年監。由指控黃毓民叫人掟汽油彈,我也是從青少年的利益方面著想,恐怕他們會前途盡毀。我也有點擔心梁天琦,除非他讀完博士,可能做教授。否則坐如果這麼多年監,又有機會未能畢業,這樣可能沒有人會請他工作。這麼年輕便開始抗爭,以往有很不少人自殺收場,但我不是話他會這樣收場。

對青少年,不能只能一味理解他們,一定要指出他們的錯處。問題只是用溫和還是強硬方式去講,這就因人而異。為何我話他離地。他對現實情況不了解。現實即使是扮同情他們,扮不反對他們,結果他們都會視人力和社民連是他們的頭號公敵。正如陳雲覺得泛民是他的頭號公敵。如果一早講清楚,可能一百個人中都有幾個是會被說服的。第二,如果一早講清楚他們是錯誤,撞版時,也可能有部分人回想起來,改變立場。

 

Kameyou話社工會去和露宿者一齊,但他們不會和青少年一齊吸毒。有青少年吸毒也必須告訴他們吸毒的危害。現在分別正正在此。這是不能含糊不清。

 

他對現實情況也不理解。要記住三點才不至離地。首先,一百個青少年,有六成人是不太理事。如港大一萬二千人,可能有七千人是不知人間何世。大多數人對時事不太關心。比較關心社會的人,這四成人已有七成半接近本土派或勇武派,其他三成人也接近激進,但是他們對勇武是有疑慮。如果你表達清楚對勇武的立場,對吸收這三成人是有幫助。大家要知道短期內是爭取不到那七成人,除非自己轉成勇武派,否則短期內是爭奪不到的。

 

要徹底劃清的另一原因,是整個青少年在社群中只是少數。這是人口分布的情況。不過長期都是爭取年輕人的支持,但不能做勇武派爭取青少年的時候,一定知道青少年以上的社群才是大多數。最多人是四十至七十歲,掌握到這些人才會贏。不是要放棄青少年,但要知道四七至七十歲的人不單人數最多,而且對社會操控最強。意圖爭奪一些爭奪不到的勇武派而沒有劃清界線,反而會搶不到公民黨、民主黨的票。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