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特朗普現象│Daniel Lee

 

繼台灣總統大選,香港立法局補選,接着看重的選舉是美國兩大政黨的總統候選人初選。如無意外,希拉里會在民主黨的初選中勝出。共和黨方面,特朗普(Donald Trump)現在的贏面較大。如果美國大選的候選人真的是希拉里對特朗普,美國民主黨會很高興。在這裡,想討論一下特朗普的現象。

 

特朗普何許人也?他是繼承了父親的地產生意的一名地產發展商,同時亦是一名電視節目主持人。簡單講特朗普是一名有錢的美國名人。他是以言論出位,行事古怪的電視節目主持。在2004年一個名為 <The Apprentice>的電視節目,參賽者爭要奪特朗普旗下一個管理高層職位,而其中一句經常出現對白是「You are fired」。特朗普居然真的想將這句對白作商標註冊。在政治的光譜上,特朗普搖擺不定。在1987年前他是民主黨人。1987-1999年,特朗普轉投到共和黨。1999年-2001年特朗普轉投到改革黨(Reform party) 。2001-2009年特朗普又回到民主黨。

 

到2009 - 2011年,特朗普成為獨立人土,但2012年,他才回到共和黨這邊。對於一個生意人,或者電視節目主持,這樣不停的轉變,立場左搖右擺,可能是家常便飯,正如一個波鞋街的小商販,今期LIKE好賣,就放多兩對鞋在當眼之處,無所謂支持NIKE 或ADIDAS。但從政的,立場會改變政策,從而影响人民的福祉。如果一個候選者,有像特朗普不斷改投兩個不同政黨的歷史,你對他的評價會是怎樣?你對他當選後的政策有何預期?這一點,反映出為何從商的改為從政十分困難。兩者需要不同的性格。從政者,縱然要應變,原則萬萬不能變。做生意的,是只講實效,很少談原則的。奇就奇在這樣一個共和黨的異數,竟然有望成為總統候選人,何解?

 

政治選舉,從來不是選舉客觀標準上優秀(good) 的人,而是在所有候選人中,揀一個你認為最好的(best) 。所以最好都可以是好差(the best can still be bad) 。問題是以有錢人支持為主的共和黨,為何只有現在那幾個候選人?除了特朗普的言論用字比較出位之外,正如奧巴馬說過,他們所提出的政策,還不是都所差無幾?那一個支持槍管?在福利政策上,他們都反對Obama Care。我明白這計劃增加了中增的負擔,但政策受惠的又是以千萬計的美國人。要改變的最整個醫療保險制度。如果取消Obama Care,而靠市場,只會令他們得不到醫療保障。從共和黨這些候選人的質素,你可以肯定共和黨中有能力的人都沒有出來選。理由好簡單,8年前共和黨執政時,失業率高企,銀行、地產危機,到了今天,失業率是5%左右,你會有甚麼好的政策來贏民主黨?在毫無勝算的前提下,優秀(good)的候選人都不見了,剩下來的只有爛橙。難道你會為傳統中間派的傑克布殊(又來一個布殊?)退選難過?共和黨的選民看在眼裡,認為個個都不好,個個都無機會贏民主黨,不如揀一個比較好笑的,娛樂一下大家。特朗普正正滿足了這個要求。

 

所以選舉不只是選民的抉擇,亦是候選人的決定。當你見到特朗普現象,證明大選的結果也非常清楚。

Share On
Dislike
0
美國     希拉里     總統大選     Donald Trump     Daniel Lee     特朗普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