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嘉鴻

人民力量執委,曾任職國際顧問公司,對世界各國的金融系統、退休福利制度、人口政策、與醫療融資方案,都有深刻的認識,同時熱愛古典音樂,AM730《亂世凡音》專欄作家

執筆之時,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的總統初選,剛完成了最關鍵「超級星期二」,這個一日之內十一個州份同時舉行黨團會議或初選投票大日子的點票。希拉里和特朗普各自在這天取得七個州的勝利,進一步鞏固於早前所得的領先地位。美國輿論已經逐漸把今年十一月初舉行的總統大選,定為希拉里對特朗普之戰。現實是否就這樣按劇本發生,還是尚有變數呢?

 

先說民主黨方面,過了超級星期二,希拉里確實鬆了口氣。以現時經初選後所分配的綑綁代理人票,大概六百張對四百張左右,桑德斯這位獨立無黨派、自稱社會主義者的佛蒙特州資深聯邦參議員,相信難以在之後州份的初選反超前了。

 

民主黨初選大局已定

關鍵原因是,民主黨初選的代理人票分配方法,是全部州份都按比例分配的。二百張的差距看似不多,但除非桑德斯之後能夠在多個州大勝,否則是超前無望。八年前民主黨初選奧巴馬和希拉里纏鬥足足六個月,希拉里長期只是落後一百甚至數十張代理人票,但就是追極也追不到,便是因為按比例分配代理人票,要大幅改收窄差距甚至反超前,是很難做到的。

 

現實的情况看,桑德斯更應打定輸數。桑德斯的最後機會,是三月十五日數個人口眾多,白人及知識分子也較多的州份。如果他能在這幾個州大勝而回,還有一線生機。但根據最新民調,希拉里在這幾個州份,都大幅領先。即使最後民情突然變化,結果最多也只會是打和,桑德斯將未能收窄代理人票的差距。而過了三月十五日後,票倉只剩下紐約和加州。紐約是希拉里的根據地,桑德斯沒有可能在那裏取得優勢。其實桑德斯在超級星期二的表現已是好過預期,但最大敗筆是在新英倫的麻省,竟然被希拉里以百分之二之差擊敗。證明了桑德斯氣勢已盡,敗陣只是時間問題。

 

希拉里險些重演歷史

希拉里八年前以君臨天下之勢參選總統,竟然陰溝裏翻船,敗給奧巴馬,今次其實一樣危險。半年前所有分析民調都指希拉里今次民主黨初選應是無敵,亦沒有奧巴馬之類的神將橫空出世,怎知兩三個月間被桑德斯急速追趕,令希拉里差點重蹈覆轍。桑德斯這次初選前民望急升,確實有點像八年前的奧巴馬。又是獲得年輕人的支持(某些州份年輕人的支持度,可以高達百分之八十!),又是在互聯網上成為潮人,獲得極多的小額捐款。他這次主打階級牌,聲言要打倒1%控制99%人,華爾街干涉政治的現况,矛頭直指希拉里和華爾街千絲萬縷的關係。他主張更進取的社會改革,認為應推行公營醫療和大學全面減免學費,得到民主黨左翼的支持。Feel the Bern!

 

公道地說,說桑德斯是個大左翼,未免有點太過。公營醫療在香港是基本之極的東西,只有美國這樣奇怪的國家,才會說公營醫療是共產主義。大學免學費,雖然財政上難以實行,但也算不上是太激進的主張。桑德斯最大的弱點,其實是他真的太老。七十五歲當總統,很難令人不懷疑他會否在位其間逝世。如果他年輕二十歲,相信選情會咬得極緊。另一關鍵是他的政綱太着重階級,忽略了美國的種族問題同樣嚴重,加上本身不是奧巴馬般對非洲裔美國人有自然優勢,於是被希拉里搶佔了南部州份的勝利,選戰難以打下去。除非希拉里因為電郵門風波而被政府起訴泄密,桑德斯很難成為民主黨候選人。不過,桑德斯成功迫使希拉里這個中間路線永遠風派的代表人物,許下不少左翼承諾,相信民主黨左翼,最後仍然會在大選中全力支持希拉里,尤其是對手極可能是特朗普。

 

共和黨主流終於發炮

特朗普在共和黨初選勝仗連連,可以說是撼動了共和黨的根基。超級星期二後,共和黨驚覺繼續被口不擇言的特朗普挾持下去,不但會輸掉總統選舉,還會喪失參議院控制權,於是紛紛出招,包括派出上屆參選人羅姆尼,把特朗普批評得一文不值,說他是「騙子、九流戲子、貪得無厭、選舉承諾像特朗普大學一樣毫無價值」,用詞之刻毒,已經超越一般政治用語的程度。剛剛一場電視辯論,所有對手都開足火力強攻,連霍士電視台也把特朗普多年來反口覆舌、一時一樣的立場剪輯出來,正面抽擊,令他左右支絀。但這一切一切,是否已經來得太遲了?

 

先看初選的算術。共和黨剩下四位候選人,特朗普勝出十個州、克魯茲四個、勞比奧一個。由於共和黨的早期初選的州份,除了南卡羅萊納州是勝者全取外,都是大致上按比例分配的,所以現時特朗普所得的代理人票,只是三百多張,遠遠未過半,比其他人加起來的票也要少。而他在多過州的支持度,亦只是徘徊在百分之三十五至四十間,未算大多數。最重要的是,和民主黨的制度不同,由三月十五日的初選開始,絕大部分州的代理人票會採用勝者全取制,亦即只要在全州或州內的大選區得票最高,即使不過半,也可以取得所有該區或全州計的代理人票。依此,特朗普的領先優勢,可以因為連輸幾個大州而變成落後的。

 

共和黨現時要阻截特朗普取得共和黨提名,有兩個方法。第一個當然是三月十五日前勸退其他候選人,把餘下的初選變成單對單戰鬥,只要「反特朗普」票能夠在之後的初選中長期過半,便能全取餘下的代理人票,一舉擊敗特朗普。很可惜,共和黨人屬意的勞比奧在超級星期二的表現差強人意,居然在數個州未能超過得票門檻而不能獲分代理人票。於是份屬茶黨的克魯茲便堅持自己是真正的老二,無法被勸退。何况正如特朗普自己所說,以為其他人退選便能團結「反特朗普」票,是一廂情願。不少民調都指,現時任可人退選,必有部分票數流向特朗普,反而令他在餘下的初選更容易取得過半支持而全取代理人票的。况且,距離三月十五日只有一星期,利益交換的磋商已經太遲了。

 

特朗普現象:自我引爆

至於第二個兵行險着的方法,就是現在四個候選人必須要競選到底至七月黨代表大會,在按比例配票的州份繼續「鎅」特朗普的票。而在勝者全取的大州份,如意算盤是另外三位候選人分別努力取得第一位,全取代理人票,阻止特朗普有任何進帳。如果三月十五日勞比奧在他的本州佛羅里達、卡西奇在俄亥俄勝出,而克魯茲全力攻陷伊利諾,加上六月初最重要的加州不落在特朗普手上的話,那結果極可能是沒有候選人取得過半代理人票,到時黨代表大會,便可以用種種政治操作利益交換,把特朗普拉下馬。

 

但我看來,現時共和黨才猛攻特朗普已經太遲。超級星期二雖然在南部州份表現不算突出,但特朗普居然能夠在知識分子雲集、全國教育水平最高的麻省取得百分之四十九的共和黨選票,令人驚嘆不已,證明他有非常廣闊階層的支持。而特朗普亦一顯其商人做deal的本色,居然取得新澤西州長克里斯蒂轉軚背書。克里斯蒂被視為犀牛扮共和黨人(RINO-Republican In Name Only),是最中間的右翼。取得他的支持,即時把特朗普的光譜拉闊。這樣發展下去,我相信主流共和黨已經返魂乏術,唯有寄望特朗普繼續胡言亂語,自我引爆。

由大家當他只是小丑不是什麼一回事,到在共和黨初選遙遙領先,極大機會競逐全球最有權力的寶座,不少美國人都急於要找出理由,想知道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一位在紐約工作的黑人朋友,告訴我特朗普的興起,根本是源於美國一直到現在,都有一大批心裏極保守極歧視極排外的白人至上主義者。這批人心裏面一直看不起奧巴馬這個黑人總統,再加上自由派在同性戀平權、環保、宗教自由等社會議題上節節勝利,而社交網絡的興起,似乎更能助長仇恨,這批人累積了很大的憤怒,急於需要發泄。但共和黨這幾年卻陷入existential crisis之中,保守價值不知何處去。茶黨派不停強調減稅小政府、自由派則強調孤立主義要撤軍,都有違共和黨的傳統干預主義。保守派反對拉丁裔移民,亦與共和黨一向歡迎移民的重商主義南轅北轍。共和黨提供不了一個論述去應對這批保守人民的憤怒,亂說一通肆意辱罵人的特朗普,便成為他們的出路。

 

No place for haters in America

以上的說法本來我不願相信。我寧願認為是美國人近年看reality show看得太多,所以不知道自己在選總統,所以把票投給特朗普。但當你在香港,看見有位自命英國紳士的才子,多年來大肆嘲弄奧巴馬的膚色、大搞白人高人一等論、一力歧視外來移民,現在在「遠東」為特朗普搖旗吶喊,印證了紐約朋友的觀察,原來確是洞見。法國國民陣線的勒龐、英國獨立黨的法拉奇加上普京,都高度讚揚特朗普。能和這些國際級極右派站在一起,我們的才子真是為港爭光呢。

 

不過我更同意CNN近期的一篇評論文章,與其說特朗普是極右法西斯,倒不如說特朗普是美國的貝隆斯科尼。同樣是商人,本身就是個品牌,性別歧視種族歧視言論無日無之,到處以財勢恐嚇人,身邊女伴全部年輕四十歲等等,都非常相似。貝隆斯科尼當上總理多年,難保特朗普不能夠步其後塵?說笑了。左派恨之入骨的列根總統,當年也曾經說過we have no place for haters in America。現在他的黨,隨時由一個hater中的hater繼承,不知他泉下有知,會怎麼想呢?至於希拉里,我想她實在也估不倒自己錯過了一次當總統的機會後,居然還會這樣幸運,可以對着一個比她更老、更分化、國民反感度更高的對手。我滿心期待着,Madam President 上任的一天。

 

(標題為《明報》編輯所擬)

 

原文刊於《明報・世紀版》 獲作者授權轉載

Share On
Dislike
1
美國     劉嘉鴻     希拉里     總統大選     Donald Trump     特朗普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