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一篇〈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我嘗試將焦點放在年輕一代是否應供養年長一輩這個世代鬥爭的爭論上。可是實行全民退保的最大問題仍是在於其可持續性:政府已清晰指出,無論採用「不論貧富」、還是「有經濟需要」退保方案,最終皆難逃耗盡儲備的命運。但我想反對全民退保的朋友先不要大呼小叫,因為若你仔細檢視當中內容,就會發現這不過是政府再一次上下其手的騙局。

 

根據《明報》早前報道,「若使用『不論貧富』方案,會提早6年(2023至2024年)出現結構性財赤,『有經濟需要』方案則提早1年(2028至2029年)出現;至於財政儲備,『不論貧富』方案會提早8年耗盡儲備(2033至2034年),『有經濟需要』方案則提早1年(2040至2041年)耗盡。」

 

大家看得到竅妙在哪嗎?原來無論引不引入全民退保,特區政府都必然會在2029/30年度出現結構性財赤、財政儲備亦會於2041/42年耗盡!反正在你有生之年政府都必定破產,「不分貧富」方案將死線由26年推前至18年,難道你真的認為有甚麼大分別嗎?

 

可能仍有人會說,遲8年破產,至少可以給政府多點時間去應付危機;但大家看看由曾俊華領導的「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在2014年早已宣稱香港最快2021年後會有結構性財赤,2031年就會耗盡財政儲備,和上面的估算分別相差8年和10年!怎麼相隔不過一年,香港未來財政狀況可以相差這麼遠?這麼兒戲的搬弄數字,叫人怎能採信?至於解決未來破產危機,曾俊華的建議是從庫房搬出2,000億的儲備成立「未來基金」,這下可好,如果2,000億就能拯救一次破產危機,那目前香港的財政儲備加上外匯基金盈餘,足以拯救6次這樣的危機──那還怕甚麼全民退保帶來的財政負擔?

 

目前坊間對於全民退保持續性的質疑,其實周永新的最新方案亦有考慮到。例如有關老人壽命愈來愈長的問題,新建議是以預期人均壽命中位數的13年前作為領取老年金的起點,如此領取歲數即會因應人口老化狀況而推遲;又既然全民退保已拖延了那麼久,如果能平息不滿、以及讓「起動基金」滾存更多資產,我認為將推行時間在正式落實條款後的三至五年後也未嘗不可。

 

誤解以致攻擊「失焦」產生無謂怨恨

 

與此同時,很多反對者並未搞清全民退保的本質,因各種誤解以致攻擊「失焦」,產生了不少無謂的怨恨。首先,本土派支持者認為,因為香港沒有單程證審批權,所以全民退保必然會成為大陸人騙取本土福利的缺口。但其實在全民退保之先,早有長者綜援可供新移民領取,而且不同於預期居港滿7年才能領取的全民退保,新移民居港一年即可每月申領$2,935長者綜援,這基本上已和全民退保目標金額$3,500差不了太遠。或道長者綜援有一個較嚴格的資產審查門檻($39,500),但我想本土派的朋友們都心知肚明,說到隱瞞資產逃避審查,是新移民容易一點、還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容易一點?相對而言,假若全民退保的資產審查限額能放得愈寬,反愈能讓誠實申報資產的香港人,被不誠實的人享受得到他們本應獲得的福利。

 

又正因有長者綜援的存在,所有認為「全民退保只為養活不好好為自己打算的老人家」的抨擊也是不着邊際的:因為他們早已在綜援保護網之中了。此外,讓我大惑不解的是,很多反對全民退保的年輕一輩,同時也抱怨老一輩遲遲不肯從高位退下,令他們往上流動的夢想破滅──全民退保的存在,不正正是為了那些未夠資格領取綜援,但同時卻未能躋身上流階級、累積不到能退休後生活無憂的金錢的中下層嗎?反而萬一日後加稅、承擔最大稅務負擔的,將是一眾中上產階級。年輕人以此作為反對理由,是否代表了他們有自信最終仍能成功往上流、世代鬥爭即將告一段落?似乎又不是這樣。

 

當然,不同於周永新,我認為福利政策首要考慮的,絕對是夠錢還是不夠錢的問題。就算所謂人類文明,也是在確保我們的生活質素無須被迫下降的情況下,如何行有餘力去幫助別人。既然政府搬弄數據不可信,那就要計出一條數來確保參與供款的世代,最終都能夠在退休的時候享用到這項福利。

 

不過在這裏再呼籲一次,那班學者提出的三方供款計劃在現實上是永不能實現的,聽聞160學者「聯席」決定缺席政府諮詢,我衷心希望他們永遠消失。事實上,既然大多數反對退保人士同時並不反對生果金與長生津的存在、甚至認為取消生果金的概念是「太過極端」,那不若就由大家可以接受增加多少生果金作為討論的起點好嗎?

 

延伸閱讀: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作者博客: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作者面書: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

其他專題新聞: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