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年來,筆者留意到很多本土派人士一見到任何新移民就無差別地認定他們搶奪香港的資源,他們未問過那些新移民是否與香港命運相連、是否願意融入香港既有生活文化、有否為香港人的公共利益擺上自己。只是一聽到他們從內地來,就極力的排斥,認為他們不是香港人,是中共的爪牙。那有什麼的準則去決定一個人是不是香港人呢?有香港身份證?在香港出生?梁天琦初來港時又是不是香港人?那梁天琦初來港時又有沒有搶奪香港人的資源?即使是本土派口中的「擁抱香港本土價值」,那梁天琦初來港時懂得擁抱香港本土價值嗎?那在他未懂得擁抱香港本土價值之前,他又是不是搶奪香港人的資源?在我看來,本土派在這一方面的論述是十分弱,要努力做好。

 

同時,筆者也不見得本土派有清楚定義香港本土價值。要是說認同香港本土價值,就先就要定義清楚香港本土價值。要是連香港本土價值都不能清楚定義,那就人人都可以話自己認同香港本土價值。現實上,大部份香港人其實連「香港本土價值」都不太清楚,只是一個十分抽象的概念,也許有些人認為識賺錢,醒目是香港本土價值。甚至有人可以話:我認同香港投共的本土價值,香港現實上受共產黨管治,我地要討好共產黨,咁共產黨先會對香港好那都可以是本土價值。這個例子極端一點,但很多人你問他香港本土價值,他也不能具體說出,至少不會太接近現在本土派建立中的香港本土價值,那他即使是說自己認同,本土派又從何得知他是認同什麼呢?如果他心目中的香港本土價值與本土派心目中的香港本土價值大相逕庭,本土派又會如何理解他的「認同」呢?

說到底,要有屬於香港人的論述,就一定要有一套有系統,可以放諸四海皆準的說法,在此,筆者且試試提出愚見:

 

1.持有香港身份證﹙不論是不新來港人士還是學生﹚,願意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

 

2. 沒有持有香港身份證﹙非法居留﹚,但已經在香港長期居住,已經融入香港社群,擁抱香港本土價值,而繼續願意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

 

這些條件其實可以任意修改,只是而這標準必須 consistent和足以容納香港絕大部份的人。舉個例子,有位內地人剛入境就話自己很認同香港本土價值,同時他入學讀書。按筆者剛提到的定義,我們是必須認同他身份香港人的身份,並且不能指責他搶奪香港人的資源。反之,如果有在香港居住的人是整天計劃移民,或者是讀完書就回到自己的本國,那即使他持有香港身份證,他仍然不是香港人。

 

而這些定義必須符合今日香港的獨特性和現實情況,例如本土派要是認為「能說廣東話」為香港人的論述,那住在廣州的人本身就能說廣東話,。又例如「支持民主」這個概念又太廣闊,全世界的人除了獨裁國家的元首外,大多是支持民主的,那是普世價值。難道這些支持普世價值的人又是香港人?如果是「為香港民主奮鬥」這概念又太窄,因為香港人別說是出來遊行示威,連投票也只有一半人會投票,另一半的人可假定他們對「為民主奮鬥」沒太大期望,那他們又是不是香港人呢?一個「香港人」的定義如果可以排拒接近一半在香港生活的人,那又是不是一個「合適」的定義呢?

 

而最後容許筆者長氣點說多一句,即使本土派有整全的論述來定義香港人也好,一個人是不是香港人,不應影響我們對他的態度。我們可以在社會福利上優先照顧香港永久性居民;但我們不應因為某人是內地移民的身份而對他排濟,從功利的角度,那人他朝可能變成另一傡梁天琦;但從整個社會角度看,社會因為某族群的出身而仇視對方也不是好事。如果我們今日仇視內地移民,那內地移民又如何可以擁抱香港價值呢?

 

 

Share On
Dislike
0
本土派     楊穎禧     梁天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