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超負荷問題也是未講完的,要解決超負荷的問題。我有一個解決方法,就是大家不要濫用。其實就是把醫療費分給大家,然後讓醫院收回成本費。這可以分成兩種收費,一種是日常健康費,那些錢節省下來便可以留來自己用,那人們便不會濫用。對日常小病有一個金額,若證實是嚴重疾病又有另一個金額。我覺得應該設立一個醫療戶口,可以用那些錢來醫病,也可以用那戶口的錢來做健身或檢查。因為那些活動是可以減少醫療費用,剩下的錢可以撥給父母子女等有需要的人。

成年人平均一年醫療費用大約是一萬元,每人都會得七千元來支付日常醫療費用,讓他們自由運用,用不完可以累積。而另外三千元是有重症的時候,政府便會給你,讓你來醫重病,可以用在公立醫院或私家醫院。而公立醫院更加專門醫重症,令醫院大部分轉成專科醫院,因為高度集中,便有較高效率,從而減低成本。一旦有重病,便可以有另外的金額加上累積的醫療金來治療。

另外,還要再加上輸入人材,使用高科技和分流。其實很多病人並不需要留在醫院。很多長期病並不需要住醫院,而是入療養院已應付得到。入療養院的成本又比醫院的成本便宜一點。除了需要入ICU的病人才非入醫院不可。

全世界醫療費用的增加也比GDP增加更快,因為人愈來愈老,而新科技愈來愈貴,像卡特總統的一劑藥也要十萬元,那他便能醫得好。我們未來是有希望,相信有些新藥可以醫治老人病,服用之後延緩衰老,變得健康。那也會減低醫療費用。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香港醫療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