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在此談香港政治,但無奈「你不管政治,政治卻仍會找上門來」。財爺曾俊華在2013年面對一再意料之外的大批盈餘,在庫房水浸之下,已再沒有積穀防饑的理由,於是借大量注資各個基金,將超過400億元的盈餘,透過「左手交右手」的財技憑空消失。

 

可是財技表演總有落幕的時候。2014年財政預算案公布之前,2013年注資的基金究竟用了多少,成效如何,甚至行政費的虛耗,傳媒自會為他算帳。我雖沒有仔細查證,但幾乎可以肯定,這些基金必然只用了極小部分,因為本來成立它們就是為了省錢,所以審批過程必然極度嚴格;更何況某些基金的注資幅度根本與其用途不成比例(注資50億只為了一年培訓20位老師?),所以面對與財政盈餘同樣驚人的「基金盈餘」,市民也不可能容許財爺重施故技了吧?


所以我曾和朋友分析,在2014年一如意料,政府必又再出現盈餘的情況下,曾俊華終於要向其理財哲學「跪低」,再次被迫派錢的機會很大。沒想到他竟又想出比「基金港」更厲害的斂財絕招,名叫「現在救未來」!當然這並不是曾司長所原創,而是借用了澳洲的相同概念。話說澳洲在2000年前後的經濟增長強勁,財政年度屢有盈餘,是故澳洲政府在2006年決定將出售澳大利亞電訊的部分股權收益,以及在往後的財政收益中持續回撥一定數量收入以作為未來基金的基礎,並以其持續投資與注資的增長,應付澳洲政府未來因人口老化,尤其是確保澳洲公共部門未來公務員退休金的開支。


炒熱傳統理財價值觀

 

驟耳聽來,應付未來人口老化、勞動人口減少,公務員退休金(在香港則是終身長俸制),這都是香港同樣需要面對的問題,再加上曾俊華發表「香港財政儲備將於20年內用完」、「世界上六成政府將於50年後先後破產」的驚世預言,可謂觸動了香港人量入為出、為未來打算等傳統理財價值觀,於是不少傳媒、政客甚至金融經濟學者紛紛隨之起舞大合唱,甚至以「來得太遲」來形容,讓人嘆為觀止。


讓人嘆為觀止的原因,不單是因為支持者當中,竟有人幾年前才建議借大量盈餘全面退回入息稅,如今卻180度轉軚說應早點儲起;也因為一位連年度財政收入估算也錯得離譜的「風水佬」,所作的驚世大預言竟被一眾知識分子視為「聖訓」。但最讓人驚訝的,卻還是本來澳洲的「未來基金」成立,本應只為參考討論的個案,一眾人等卻已急不及待,打算照單全收,完全漠視港澳兩地之間在財政上、規模上的差異,作出與知識分子思維完全相反的反智推論。


之前提及澳洲經濟狀況良好,財政屢有盈餘,但這並不代表政府庫房就此「水浸」。事實上,澳洲政府負債早已達至一萬八千億港元,本來最穩健的方法是將所有盈餘與收入用來還債。可是基於不同的政治考慮,以及國債息口與投資回報差額帶來的誘惑,才成立這項主權級基金進行投資──這完全是為了跑贏債務累積所帶來負擔的進取策略。


可是香港政府,卻是世界已發展國家中極少數零負債的地區,甚至相反擁有驚人儲備:很多人以為香港財政儲備只有七千億,但實際上根據庫務局的資料,其實外匯基金歷年投資賺取的盈餘,根本與捍衛「貨幣基礎」的外匯儲備完全獨立,並應加入可以動用的政府盈餘之中,合共盈餘已超越一萬四千億!


澳洲與香港財政情況大不同

 

再說,澳洲未來基金的主要目的,乃是為了支付未來公務員的退休金;而香港公務員的長俸,本來就早已計入財政盈餘的負債表當中,換言之特區政府盈餘早已扣除了這筆支出的考慮;而且隨着強積金逐步取代長俸制,基本上支出的增長已受控制──一個澳洲未來基金要解決的問題,在香港卻是早已被解決了,各位不覺得有點諷刺嗎?香港要成立同樣的基金根本不成問題,直接將這筆預留長俸的負債抽出來就可以了(注意,就算抽調了出來,香港可動用的儲備仍是一萬四千億),用得再從未來的財政預算案中的盈餘抽調嗎?而且,原本每年政府的資產計算都會因應息口情況把長俸負債進行撥備調整,假若真要成立未來基金解決長俸問題的話,那政府年度盈餘就會變得更多了……


說到這裏,當然有人會辯駁說:「長俸負擔只是人口老化的其中一部分,就算解決了,長遠來說,政府負擔仍然會愈來愈重、目前儲備終有用盡的一天……」對,就是這種說法,讓曾俊華得到了夢寐以求的藉口:澳洲的「未來基金」至少還有一個封頂限制,就是基金的總額不能高於需要支付的養老金總額;但香港版的「未來基金」,卻將會是一個無任何限額、隨意調撥任何政府不願還富於民的數額進去,原因卻是為了應付一個我們一無所知的未來危機。


後記:上面的想法大部分是源自和信報專欄,《經濟3.0》幾位經濟學者,以及《AM730》作者劉嘉鴻討論得來的心得,謹此致意。

 

延伸閱讀: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作者博客: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作者面書: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

其他專題新聞: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