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俗稱「特惠生果金」的長者生活津貼,應否設有資產審查?政府稱資產審查是必須的,否則長遠來說「不可持續」;多個政黨卻要求取消資產審查,讓所有老人家都能活得「有尊嚴」,這樣牛頭不答馬嘴的辯論,怎樣令社會了解資產審查的利弊呢?

 

經審查的資助都是稅

 

我們首先要明白,任何有資產或入息審查的資助,變相都是「稅」,是經濟學的「隱性稅」(implicit tax)。

 

為甚麼資助竟會是稅呢?先給所有人資助,然後向不合資格的人徵稅免去資助,跟有審查的資助是一樣的。

 

以美國的「勞動入息稅務優惠」(Earned Income Tax Credit, EITC)為例,正如梁天卓說,這個較可取的扶貧政策是類似(但不是)佛利民建議的「負入息稅」(Negative Income Tax)。讓我補充兩者的分別,第一,「稅務優惠」與「稅」,在政治修辭上是天淵之別;第二,真正的負入息稅,是保障所有人都有一個最低收入,所以負入息稅對沒有收入者提供最大資助,但因為收入愈高資助愈少,負入息稅會「養懶人」。

 

相反,EITC鼓勵了大量單親媽媽工作,因為這個扶貧政策只會給有工作的人補助;不過,EITC也有輸家,鼓勵就業增加了勞動市場的競爭,一些不符合資格的低收入人士(如已婚但沒有子女的女士),在僧多粥少下,收入將減少。

 

這裏要強調的是,EITC也或多或少地削弱了一些全職媽媽的工作熱誠。為甚麼呢?聽過香港一些輪候公屋的人寧可減少工作或不加薪,也不願失去上樓資格嗎?EITC對已婚媽媽及其他低收入人士提供的津貼,最終將隨着收入增加而降低。這就是隱性稅的威力,所有具資產入息審查的扶貧政策,都要面對這個兩難:要扶貧,就要獎勵貧窮。

 

門檻把哪些長者拒諸門外?

 

把資產上限定為18.6萬元,就是獎勵資產少、懲罰資產多的長者,從扶貧的出發點還可理解,但政府建議把自住物業的資產豁免,這豁免真的會達到扶貧效果嗎?

 

有稅,就有避稅。試想,假如你有三數百萬元退休金但沒有物業,想領特惠生果金,不用問投資顧問,你都會考慮置業吧?但只有三數十萬積蓄的老人家,可以在香港置業嗎?又假如你有三數百萬退休金,還有一個自住物業和一個尚未置業的孝順兒子,想領特惠生果金,可提早幫他買樓吧。但這是無依無靠的長者能做到的嗎?

 

把資產上限定為18.6萬元的另一個壞處,是如果你有10萬元現金加3手滙控(005),一場金融風暴就令你符合資格,但一次QE3卻可能令你失去資格,虛報資料還可使你墮入法網。

 

把資產轉名給「信得過」的人,同樣是有子女供養的長者較易辦到。

 

還有,為甚麼70歲以上的長者反而不需要資產審查呢?是因為80歲的比65歲的更需要活得有尊嚴?不要忘記,富裕的人一般比貧窮的長壽。

 

要怎樣的資產審查?

 

我不清楚甚麼是「不可持續」,是政府會「執笠」嗎?還是長遠可能要加稅或削減其他開支?政府可否不要「靠嚇」,清晰一點告訴大家甚麼時候要加多少稅,或減的會是甚麼開支才可持續?

 

不過,但我也不知道一眾政黨認為怎樣才算活得「有尊嚴」。當年,父母師長的教誨是做人要自力更新。家母早前壽辰,作為兒子的我,不會認為強迫其他納稅人為她祝壽,會使她活得更有尊嚴。

 

美國有類似特惠生果金的「社會安全生活補助金」(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研究指出,資產審查長遠將削弱低收入長者於退休前持續工作和儲蓄的動機【註】,但特惠生果金勢在必行,要平衡扶貧和長遠財政負擔的考慮,隱性稅導致資源錯配的問題不能漠視。

 

稅制宜簡單,扶貧亦一樣。我建議先把自住物業列入資產計算,然後定一個較高而劃一的資產上限。我並不認為香港的「大有錢佬」會為每月數千元而改變他們的工作和投資模式,但當資源有限,這個資產上限愈高,每位受惠長者的津貼就愈少。

 

再要討論的是,怎樣把這個資產上限或津貼金額跟政府的財政狀況掛鈎。

 

 

註:Neumark, David and Elizabeth Powers. "The Effect of Means-Tested Income Support for the Elderly on Pre-retirement Saving: Evidence from the SSI Program in the U.S."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68(2), May 1998: 181-206.

 

Neumark, David and Elizabeth Powers. "The Effects of Changes in State SSI Supplements on Pre-retirement Labor Supply." Public Finance Review, 33(1), January 2005: 3-35.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其他專題新聞: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