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孫子吳起列傳》記載的故事:吳王想知道孫子是否兵法如神,問他可否操練宮中美女一試。孫子將後宮分為兩隊,由吳王最寵愛的兩個為隊長,持戟操練。誰知後宮們不認真,嬉笑玩忽,當孫子透明。孫子說這是不守軍法之舉,罪在兩位隊長,立令斬首。吳王大驚,連忙承認孫子的厲害,哀求孫子不要斬殺愛姬。孫子回應說,已受命為將領,將領帶領軍隊,君主的命令不一定要接受,於是將兩人斬首,換上新隊長,一眾後宮知道不是講玩的,都嚴肅起來。

 

故事殘忍,但帶出了一個經濟學道理:無論是軍紀、原則、價值和理念,要取信於人,除了在一般時候不偏離,更重要的是在對自己不利、成本高的時候也要嚴守,作出犧牲(英語所謂的bite the bullet),以建立不動如山的聲譽。

 

這個道理,從春秋時代應用到今天。

 

小友Econ記者一向消息靈通,環球經濟的大小事件知之甚詳。他告訴我瑞典第四季的經濟實質增長是4.5%!數字遠超預期,以發達國家來說是相當快的增長,甚至有「過熱」的嫌疑。有趣的是,瑞典央行仍在進行大規模的量化寬鬆,實行愈來愈低的負利率政策,毫無鬆懈的跡象,全力催谷消費及投資,也令資產價格「泡沫」急升。

 

何解?皆因瑞典央行奉行的是通脹目標(inflation targeting)政策,最終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將通脹維持在2%,其餘的目標都屬次要。如今通脹不夠1%,於是央行只有不斷加碼,谷到通脹達標為止。

 

貨幣政策守規則要守得穩,就要無論經濟in sickness or in health,都要一以貫之,不能有所偏廢。若果見經濟太過亢奮,央行宣布暫緩催谷通脹的政策,那信譽就蕩然無存,通脹目標的承諾頓成空話。

 

奉行通脹目標政策的國家(瑞典、加拿大、英國、澳洲及新西蘭等,但不同國家的制度頗有分別)都面對一個大問題:通脹目標訂立已久,為了信譽不能隨便修改,但自金融危機以來,經過N次的量化寬鬆,全球通脹依然停滯不前,更不時在通縮的範圍徘徊。

 

到底通脹是否有根本性的改變,低通脹成了長期的趨勢?會否有央行選擇改變制度,調低通脹目標?瑞典等國家的低通脹再持續多幾年,央行會否一直谷落去?

 

堅守立場,從來都不容易,尤其是堅守立場對你有害的時候。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https://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