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虐戀…使我成為更強的女性主義者」女性主義作家Amanda Chatel這樣說。

 

電影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The Fifty Shades of Grey), 描寫了男女主角之間的虐戀(BDSM) 關係。《格》去年在香港上映,讓虐戀(BDSM)一度成為熱話。不過,虐戀很多時都被視為奇怪的癖好;有些人會誤以為這是性暴力,或是被浪漫蒙蔽的女人被 迫屈就男人而作出妥協的行為。作家Katie Roiphe甚至在美國網媒The Daily Beast摘文,指未必所有人都喜歡權力-「也許我們只是偶爾、在某些場所及層面上需要追求平等;權力與其[附帶的]義務也是有可能讓人覺得厭倦的。」

 

對此,一直致力爭取女權和性權的Amanda Chatel特意寫文回應。作為一位享受虐戀的女性主義者,她表示,這行為根本不是因為遷就男伴,「虐戀是一種真正明白女性主義、了解每寸肌膚的慾望及自 身在關係中的位置與權力,並且享受其中的女人,才會對其作出其求的行為。」她又指,若認為戀虐是只有男人才能享受的不平等性關係,就抹殺了女人的自主性; 「女權主義的核心是女性可以自主地做想做的事,並知道如何自重 (The core part of feminism is being able to do what you want when you want and respect yourself for it)。」

 

Chatel 讓我們明白,無論是通過被鞭打,或是以任何其它方式享受性,只要是該位女性身體真正的慾望,都應該被尊重;性事上的獨有感受和日常生活的平等及互相尊重, 是兩碼子的事-「我是絕不會與一個不懂得尊重我的男人發生虐戀的。日常的亙相尊重和平等對侍不會因為床上的幻想而消失。」而且,喜歡虐戀的,不一定是男 性,「單單是我身邊就有六成朋友–大部份為女性–都是虐戀愛好者。」

 

不過,Chatel倒是認同Roiphe文章裡指「虐戀是逃離日常生活的一個出口」這一點,並引述其文章中的一段-「當代女性肩負無限沈重的責任–經濟壓 力、工作能力、獨立性、欲望,及如何在社會上立足–這些都使她們筋歇力疲。對某些女性來說,幻想自己以屈服的姿態享受性愛,也許有著療癒的效果;[在虐戀 的過程中]暫時離開枯燥而繁重的『性別平等』任務,能讓她們獲得釋放。」

 

虐戀可以被視為一個出走的機會,讓人離開平日習以為 常的生活和思考方式。不過,這不等如只有長期受壓的女性才會享受虐戀。Chatel是一位自由作家,隨時隨地就能寫文章,生活沒什麼大壓力,也一點不覺沉 悶。但她在文末補充:「我真的很喜歡被縛着,鞭打,被狠狠扔在地上。為甚麼?為了樂趣。我是一位女性主義者,而我享受虐戀,所以我會在尊重自已的決定和欲 慾的同時,用盡方法滿足這需要。」

 

文章原刊於Your Tango。

 

資料來源:
I’m A Feminist Who Loves BDSM And I Give Zero F*cks What You Think| LGBT News

 

翻譯:Manessa(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校對:Lillian Liu(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Share On
Dislike
0
謎米LGBT     女性主義     G點電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