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相信今日網台界最壞的消息是蕭若元要提早退休,要作退休前的休假,在五月底會結束《蕭遙遊》節目。聽了這消息,不少人若有所失。畢竟,在過去十年多的時間,蕭生的聲音伴隨着我們在知識上成長。

 

也不知是由何時開始,我被蕭生的節目吸引了。蕭生的節目最有翻聽價值的是<中國的近代史>和<清朝的皇帝>。(註: 更早期在人民台的<風蕭蕭>我沒有聽。) 我不是讀文史哲出身的,我覺得蕭生能清楚簡潔地講解出一段鮮為人知的中國近代史。<中國近代史>後來被篇成書,名為<被消失的80年>,洋洋數十萬字,將會成為究研這段時期歷史不可或缺的一份參考資料。在這段<蕭鼓聲中>和<問乾坤>時期,蕭生的拍檔有陸傑,長毛,亞靳,和台長。

 

論節目的互動性和流順度,蕭生、台長和長毛是最合拍的,可以稱得上是網台夢幻組合。主要原因,是他們三人各自有一定的知識和經驗。作為下把和控制節目的節奏,台長做得非常出色。這段時間,多數是談論香港的經濟問題,間中也會比股票number。後來節目改動,進入<風也蕭蕭>的時期。主持的陣容增加了,如劉嘉鴻,于飛,林匡正,Henry,及其他等。

 

節目的時間控制比之前嚴謹,而內容也較為廣泛。你可以看這是蕭若元由文史哲轉變為演化心理學和泛科學的階段。在政治上,人網是強烈支持社民連和人民力量的。蕭生更粉墨登場,在2012年與人力合選立法會。但在毓民由支持非暴力抗爭轉投到勇武本土路線後,人網亦自始結束。那是網民第一次感受到蕭生的聲音,可能會在網台界消失的時候。可幸在幾個月後,一個新的網台誕生了,它的名字是謎網。

 

謎網少了人網支持單一政黨的味道,而節目比之前多樣化,多了些談論文化,潮流,娛樂的節目。在謎網,蕭生的節目改名為<蕭遙遊>。在<蕭遙遊>,蕭生除了暢談香港及世界的政治、時事外,主要是在論述普世價值,即人權,平等,自由等概念,反對宗教和種族仇恨等。其他主持包括Henry,趙善軒,林匡正,蘇浩,于飛,曹總,昌昌等。過去一年,歐洲遇着難民不斷湧入,蕭生就大力抨擊陶傑要拖難民出公海的言論,並將陶傑的言論翻譯成多國文字,寄到各地人權組織。

 

作為一個節目主持,憑着在電視、電影及商界多年的經驗,蕭生往往能第一時間看出問題的核心所在,並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對比一般的主持,只順着問題講一次,然後各打50大板,就當討論完的「蔡子強式」做法,高下立見。能夠做到快人一步,找到答題的核心,有效的分析架構是至為重要。蕭生每次分析問題,都會從一些重要原則出發,定義如何,然後進行横比與直比的分析,即所謂「東西三千里,上下五千年」,看看所發生的事是否特殊例子,過去和在不同國家會如何看待和解決這問題。你可以不同意蕭生的分析結果,但你不能否定蕭生的分析架構。知識份子是有分析架構的,例如經濟學大師高斯,佛利民和張五常都有自己獨特的分析架構。蕭生是一個知識份子。

 

 

我早兩日寫了兩篇短文支持快必出選立法會,那是我對於人民力量及快必作為立法會議員的支持。當中,我反駁了蕭生的論點,那只是對一些事件有不同看法的表現。我當時的心情是不好的,理性上,我用筆寫下我的想法。感性上,我不為蕭生與快必是敵我矛盾。結果蕭生與快必今天和解了。快必不是芒果佬。有人說「泛民人力化」是人力面目模糊,或人力已完成了歷史使命。是否完成歷史使命,不只是你本身好與不好,而是你有沒有代替品。正如今天的電視,鄭少秋和鄭裕玲仍受歡迎。

 

高登男神黃子華縱横棟篤笑界20多年,坊間有不少人爭相模仿。但是無人對黃子華說:「你已完成對棟篤笑的使命」。蕭生說他使積極非暴力抗爭成為今天香港的主流,已完成使命。使命完成己否,就要看你是否滿意今天香港的表現,你是否還有話要說。更重要的,在今天的香港,是否有人能夠代替你地位?淒然莫作零丁嘆,蕭生,今天香港仍需要你。

 

photo by Patrick CHO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