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愚

傳媒、出版工作者。先後於立場各走極端的機構服職。撰有著作數種,包括《中國潮語通識》(2011)、《驚世尋謎 屍人檔案》(2015)。曾為《新報》撰寫「華夏之謎」專欄。

早前考古學家修正了「西伯利亞獨角獸」在地球的存活年代。媒體從做故仔角度切入,大字標題說「真的有獨角獸」。其實這種學名板齒犀的生物早於19世紀初已給發現,不過當時科學界認定牠早於35萬前年絕種,根本不可能與人類接觸,現時出土化石大幅度修正斷代問題,才有近日之花絮報道。

 

那麼,這則發現,與神秘生物學有沒有關係?

 

那些年的香江「貼地」傳說

對香港人來說,獨角獸,曾幾何時是一個絕不「離地」的傳說。話說香江舊大會堂(今已拆卸)是一所仿古希臘設計的建築物,中央懸掛皇室盾徽,徽章上兩隻動物,左邊是獅子,右面為獨角馬。如果細心留意,可發現獨角馬為鐵鎖所縛,箇中有何因由?

 

民間流傳,會堂附近居民常於午夜側聞馬嘶聲,疑團難解。某夜,有人驚見金馬出沒,遂邀他人一同守候窺視。果然眾人見金馬在海邊飲水,飽後施施然回家,一躍復歸徽章處,獨角馬成精之說由此鬧開。居民甚驚恐,既請道士作法,又用鐵鏈鎮壓,從此徽章上的獨角獸便鐵鏈纒身云云。

 

其實,此皇室徽章之獅子象徵英格蘭,而獨角馬則代表蘇格蘭,其為鐵鏈所困,據說是慎防蘇格蘭叛離的寓意。觀英倫同類盾章,設計多相仿,可見舊香港金馬成精鐵鏈縛馬之說,想像力誠然豐富,卻未盡可信。

 

獨角馬竟是鹹濕精

獨角獸(Unicorn)在中世紀西歐的畫像,除了像馬,也有鹿、牛、犀牛等形象。相傳牠是種難以駕馭的動物,身形如馬,步迅如風,極難活捉。其角的顏色不一,

綠、黑、白皆有,更重要是極具療效,能解毒、治肚痛,甚至有長生不死之效。

 

有一則故事說,獨角獸居處相鄰湖泊,林中動物不時前往飲水。有一天,毒蛇把毒液注入水裡,企圖毒死獵物。但你精我不笨,眾動物洞悉陰謀,按兵不動暫不喝水。未幾獨角獸現身,把角插入水中,蛇毒便一散而空。

 

相傳歐洲貴族盛行以獨角製杯,以預防中毒,亦因獨角稀少珍罕,故有價有市。

 

正所謂懷璧其罪,獨角獸因而招來殺身之禍。牠跑得快難活捉,卑鄙的狩獵者,亦即人類,便針對其弱點施計。傳聞獨角獸居於森林,但凡有處女經過,牠便抵不住幽香現身,溫馴地靠近,依偎在少女懷中。獵人支使少女露出乳房相誘,獸不疑有詐,盡情吸啜之際,獵人突然出現,將之捕獵或殺戮。

 

可以說,獨角獸身陷死亡陷阱,全因「衰鹹濕」(好色)!

真是:牡丹花下死,獨角也悲鳴。

 

倘沒中詭計,獵人便得真刀實槍與獸一拼。如在西班牙Teruel大教堂的屋頂,便繪下了一幕獵人與獨角獸激戰的場面。

 

獨角獸亦正亦邪

在中世紀,獨角獸往往象徵的是基督或聖靈(但很奇怪偶爾也象徵邪惡與魔鬼)。《聖經》的申命記、約伯記、詩篇、以賽亞書等提及一種名為re'em的帶角獸,曾幾何時,不少譯本將之翻譯為「獨角獸」。

 

譬如在「七十賢士譯本」,由於譯者認為希伯來文的re'em行動迅疾,好鬥凶猛,且額上長角,恰如傳說中的獨角獸,便譯為monoceros(獨角獸)。後來馬丁路德的德文版及英國國王詹姆斯一世的欽定英譯本《聖經》,皆把re'em譯為unicorn(獨角獸)。

 

可是,後世譯者大抵覺得世上何來獨角獸,爭論說re'em只是形容有角,沒有指明是單角,反倒是眾數的雙角,於是改譯為野牛(aurochs或wild ox)。打後中譯本便不見獨角獸,只見野牛了。

 

如今學術界證實世上果真有獨角獸,未知聖職人員們可會打倒昨日的我再撥亂反正?

 

中世紀的文獻記載

早在巴比倫時代的圓形刻章,已見獨角獸踪影。不計《舊約》,歷史上亦不乏記載獨角獸的文獻。

 

由古羅馬博物學者普林尼(Gaius Plinius Secundus)所著,成書於公元二至四世紀,於亞歷山大城(Alexandria)出土的著作《自然史》(Naturalis Historia,或譯《博物誌》)裡記述,獨角獸的額上長著黑角,叫聲雄渾,相當敏感,一發現異動即逃之無蹤,難以駕馭及活捉。不過獨角獸喜歡純潔,易受美麗少女所誘惑,所以只有純潔的少女才能捕獲牠。

 

到了公元前380,歷史學家Ctessias說,獨角獸是種與馬差不多大的野驢,身軀呈白色,頭部紫色,藍眼,額前有又直又硬的角,底尖端部分是紅色的,中間黑色,底部白色。牠生活在生活在印度及南亞次大陸。

 

波斯的獨角獸

十至十一世的波斯學者比魯尼描述了一種名為karkadann的獨角獸,其角為圓錐形。根據形容,學者認為他所說的是印度犀牛。

波斯及西亞相傳,karkadann的獨角是上好解毒劑,這與西方Unicorn的傳說不謀而合。

 

中國的獨角獸

中國也有種頗為聞名的獨角神獸,稱為獬豸(或解廌、解豸),古書記載其形貌似牛(有時也形容為神羊),獨角,其性格忠直,能辦別是非,樂於主持正義,是種瑞獸。(註1)

 

這種獸畢竟如牛似羊,似與西方傳說中的獨角馬有所差異。且慢,原來中華也有獨角馬。

 

晉《搜神記》有則「馬生角」之記載:「漢文帝十二年,吳地有馬生角,在耳前,上向,右角長三寸,左角長二寸,皆大二寸。」原來漢文帝十二年,即公元前168年.中華大地也曾出現有角之馬,可惜是一大一小雙角,而且很可能屬偶發異變,似是孤例,未足深究。

 

若翻開《山海經》,便不乏「獨角馬」蹤跡。《北山經》記載了數種「其狀如馬」的生物:一類住在中曲之山,名為「駮」,頭上生有一角;另一類名為「(月雚)疏」,住在帶山,亦長一角;還有一類叫「(馬孛)馬」,住在敦頭之山,同樣頭長一角。這些生物或牛尾而白身,或白身黑尾,頭上皆長獨角,與西方獨角馬的造形甚為肖似。

 

科學上的獨角獸

地球上有一種名為「學究」的人形生物,他們生性古板,拒絕相信任何看起來聽起來不可思議(他們自以為)的荒誕邪說。但由於「傳說」甚囂塵上,他們迫不得已建構一些「理論」,來蒙混過去或塞著悠悠之口。

 

有一段頗長時間,一角鯨(Narwhal,學名Monodon monoceros)被視為獨角獸的原形,這是因為雄性一角鯨生具螺旋狀長牙,這種角甚為接近傳說中獨角獸。

 

但自從板齒犀(高加索板齒犀E. caucasicum或西伯利亞板齒犀E. sibiricum等)遭發現後,「一角鯨理論」便少人提及了。皆因無論外形與生存土壤,板齒犀更像傳說中的獨角獸,鯨魚難免要往邊站了。

 

近日外國科學雜誌及網站如American Journal of Applied Science及Science Alert等報道,考古學家在哈薩克找到板齒犀的化石,雖化石獨欠「角」,但頭骨留有巨大的獨角痕跡,足證牠生前長有約1公尺的巨角。

 

學者推斷牠身高約2公尺、體長約4.5公尺、重可達4噸,估計全身佈滿長毛。經放射性碳14年代測定法,推斷生活於26000至29000年前。

 

科學家以往認為,西伯利亞板齒犀早已在35萬前年滅絕,而智人(現代人)Homo sapiens的出現,約為10萬年至20萬年前。即是說,按道理,人類沒可能與板齒犀活在同一天空下。那麼,人類不同民族流傳的「獨角獸」傳說,便不會從板齒犀而來。

 

但原來,2-3萬年前板齒犀仍未滅絕,曾經與人類共存,我們的老祖宗目擊過,甚至衝突過、捕捉過,而牠也一直活在人類的神話故事裡。

 

對神秘生物學的啟示

如今的發現,給神秘文化愛好者一個啟示:

 

過往一直遭斷定為奇譚怪論的「神話」,有沒有可能,有一部分,甚或絕大部分,都是真有其事?

 

像是次的獨角獸,過往被視為「不可能」,現在老古板通通要閉嘴了。即使西伯利亞板齒犀全身是毛,造形與傳說中的獨角獸有異,但焉知有朝一日「獨角馬」化石不會出土?而其他傳說中的生物如海怪、野人等等,會否也只待證據出現?

 

再說,由於板齒犀並不「驚世駭俗」(只是長角的犀牛罷了),可以想像各國政府無需刻意把證據打壓。但像美人魚一類生物,假如真有其事,可是牽涉到人類的進化史,牽涉人類於地球的統治合理性,各國又會否輕易讓證據浮面?

 

西伯利亞板齒犀的化石點,還挖掘出其他動物,如猛獁、草原大象和史前野牛等,專家推測牠遷移到該地區頗長時間。這說明什麼?說明動物的「大遷徙」是毫不為奇的。

 

如果你看過筆者講龍、鳳、人魚等系列文章,可能有印象:為什麼世上這麼多傳說生物,皆不僅於一個民族或地域間口耳相傳,而更多是「全球性」的?(專家學究老說這些傳說是各自獨立不相干,這方面的爭論請參看筆者其他文章的論述,此處略過)

 

難道上古先民根本在全球範圍四處亂竄?所以這些先民的幻想才可一傳十十傳百地散播全球?

 

又或者,如「獨角獸」一樣,根本這些「傳說生物」,充斥在整片大陸,存在於整個星球,故不同民族均有大同小異的傳說?

 

註1

  • 說文解字》:「廌,解廌,獸也,似牛,一角,古者訴訟,令觸不直者。」獬豸、解廌的原意即用角牴。中國古代法官戴的帽子稱『獬豸冠』。
  • 漢朝楊孚《異物誌》中描述其為:「性別曲直。見人鬥,觸不直者。聞人爭,咋不正者。」
  • 續漢書‧輿服志下》:『或謂之獬豸冠。獬豸神羊,能別曲直,楚王嘗獲之,故以為……冠。』
  • 述異記》:『獬豸者,一角之羊也。性知人罪。皋陶治獄,其罪疑者,令羊觸之。』
  • 陳元龍《格致鏡原》引《神異經》︰『東北有荒中有獸如羊,一角,毛青,四足,性忠直,見人鬥則觸不直,聞人論咋不正,名曰獬豸,一名法獸。故立獄皆東北,依所在也。』
  • 後漢書‧輿服志下》︰『法冠……或謂之獬豸冠。獬豸神羊,能別曲直,楚王嘗獲之,故以為冠。』
  • 蘇軾《艾子雜說》:齊宣王問艾子曰:「吾聞古有獬豸,何物也?」艾子對曰:「堯之時,有神獸曰獬豸,處廷中,辨群臣之邪僻者,觸而食之。」艾子對已,複進曰:「使今有此獸,料不乞食矣。」

 

王若愚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ynicalidea

 

筆名列宇翔,與讀者分享來自異世的隱秘訊息。

 

著作:

《驚世尋謎 屍人檔案》(2015)

《中國潮語通識》(2011)

 

專欄博客:

《謎米香港》

《聚言時報》「異界默示錄」

《新報》「華夏之謎」(2014)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