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所謂福無重至,禍不單行,早前蕭若元先生提早退休的消息,到現在還未消化,前日謎米的CEO又話辭職唔撈,連帶一些與他相關的節目,亦從謎米消失。謎米當然會找到一些新主持,來做新的節目。但這樣大的變化,已是一個微朝代的改變。蕭生對謎米的影響,我早前在【香港還是需要蕭若元】已寫過。直到今天,我仍堅持蕭生仍是有話要說,文史哲,天南地北,不必硬要提早退休。今日我想談一談謎米的CEO,林雨陽。

 

我是不聽電台的,所以之前未有聽過林雨陽做電台的節目。應該是在〈五個一夜情〉,我首次知道有這個人。接着能記起他的事是追擊民建聯在商台播放的十八同人愛落區,及之後參與選民力量的工作。當慢必當選立法會議員後,林雨陽成為人網的新CEO。毓民事件後,人網摺埋,改為謎米。林雨陽便成為謎米的CEO。在我的觀察,雨陽積極為謎米開創了不少新的節目類型,及增加收入,例如將節目archive放上YouTube,這樣一來,可增加觀眾人數,又可大大減低了頻寬的成本。再加上來自YouTube及其他廣告收入,謎米差一點點便可以做到收支平衡。差一點點謎米就找到一個可以永續的網上電(視)台經營的模式(business model) 。蕭生是著名的節目主持,對聽眾的吸引力,是無容置疑,但在人網時代,還是要年年虧損。所以謎米有較良好的收支平衡,林雨陽的功勞是不少的。至於為何七成的廣告收入仍然是來自蕭生,我想是因為網台是winner takes all 的。我做廣告,要在謎米落廣告,也會落在蕭生的節目上。做網台節目能和蕭生相比的,那個應是毓民和潘聰了。

 

論做節目,我聽過林雨陽的〈五個一夜情〉,〈網想最大黨〉及〈文人多說話〉。相信新城和商台的訓練是相當的嚴格,你可以看到雨陽做節目時的準備都比較充足,所以他能捉摸到與其他主持對話的節奏,使節目的流暢度大增。說來容易,誰都知做節目要有預備,要和其他主持人有良性的互動。但事實是,不少節目的主持人不是說話大少,有些人少得只是用眼神來做節目,就是說話太多,太大聲,爭野講,叠聲。要做到恰如其分,不是天才或只是偶然撞彩的事。沒有事前的預備,是很難在娛樂,時事及文化節目中,都能做到恰如其分的。這種,應該可稱為專業表現吧。

 

 

千里搭長棚,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紅樓夢) 。時代巨輪不息在轉,在謎米工作了幾年,可能亦是林雨陽從新上路之時。在此祝他工作愉快,身體健康。寫在謎米1.0結束的時候。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