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近期最轟動的新聞,直接影響全港男士下半身同下半生幸福的悲劇意外地發生,就係ladies night原來涉及歧視。

 

話雖如此,身為一位毒男,我係好耐無去過ladies night,通常都係因為公事才晚上去夜場應酬。

 

公事應酬的性質也不同,只要付出了錢,左右逢源、左擁右抱不是問題。最近有位中大小師弟intern跟大伙去了「見世面」,佢enjoy到樂不思蜀,因為佢長得很像阿斗,玩得也盡興,小師弟仲識了位科大的坐枱妹妹呢。

 

Ladies night同這種「見世面」相比較下,坦白講,我覺得後者更似歧視多一點,因為後者本質是物化了女生;然而,現實上「見世面」無歧視問題,反而ladies night卻出了事。歧視的理解,我唔知法律觀點如何定那條界線。經濟學第三、四堂都會講到,定義比較廣一點:凡有不同準則,就會不同競爭方式,自然有優勝劣敗,「歧視」也應運而生。

 

總體來講,我覺得唔同夜場識女方式可以並存,因為自由市場,家家有求。你要certainty、要喜劇之王式的初戀,可以去「見世面」;你要有剌激感,被拒絕,可以去ladies night。

 

夜場東主應該有定價自由,同選擇點樣經營夜場的自由。如果你覺得某夜場的ladies night性價比不高,可以去第二間,當然也可以去沒有ladies night的清bar碰運氣。

 

好像我這些毒男,就算係night ladies,都一定無comparative advantage去同班派對動物鬥,但我唔會去告歧視。因為煙花之地也可以是英雄練武之地,我可以去透過食白果去累積經驗。Practice makes perfect嘛,他朝練大個膽同社交技巧,話唔定我都會識到女生呢。

 

至於這位亂告人的男士朋友,想必在夜場一定有好慘痛的經歷,不過,現在佢的痛苦已建築了在其他毒男的痛苦之上。

 

我想舉手請教教授們,咁樣算唔算反競爭,阻止我同其他男士競爭女士的芳心?事已至此,大家都輸,還是認命去玩skout、tinder等社交apps識女吧。至於好像我這些宅到連apps都懶得下載的,那就出家吧。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3.0     渾水     謎米經濟金融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