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隨着謎米1.0的結束,謎米博客到四月尾亦告一個段落。在這裡想回顧一些我有收看的節目,<隨意門>和<天外有天>。


<隨意門>是有關國際時事,國際政治為主的節目。主持劉嘉鴻在大學時主修數學,人民力量前主席,對於國際時局十分熟悉,對歐美多個國家的憲政制度,不同層級的選舉方法,都能如數家珍,一一講解清楚。例如德國的議會,是實行單議席單票及比例代表制的混合模式。又例如英國行議會制,即內閣制,首相及內閣成成員必為國會議員,由國會內多數黨選出首相。美國行的是總統制,與在國會是否大多數黨無關。這些知識,一鱗半爪,一般人也可能知道。將這些知識組織起來,再預測大選結果等,是接近政治科學(political science)的水平了。對於對歐美政治有興趣,但又是門外漢的朋友,<隨意門>是很好的入門節目。

 

除了外國政治,身為人民力量核心內圍的内圍的劉嘉鴻,亦會在節目談及本地政黨的活動及本地政策的分析。例如對本地全民退保應怎樣實行,劉嘉鴻就提出將生果金提升到3000元,免入息審查,而退保年齡與平均壽命掛钩的方案,即平均壽命增加,退保年齡便會延遲。經計算,香港是可支持全民退保的。全民退保政策畢竟是個數學問題,是劉嘉鴻的强項吧。<隨意門>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播廁所音樂,即古典音樂。其實在播於音樂之餘,可講一些作曲家的逸事,這亦是不錯的話題。

                        

 

<天外有天>是一個宗教加時事的節目。與其說是宗教節目,不如說是宗教批判的節目,而批判的對象,主要是耶教。批判宗教,一般是大學生的玩意,例如問「上帝可否做一塊自已搬不起的石頭?既然上帝是全知,那人類便没有自由意志了。」朋友,你有沒有用這些問題,使一些耶教徒脫離教會?我想就算有,都不會是多。一般教徒都是讀教會學校,從小耳聞目染,透過身為教徒的老師,或校內的神父,認同了教會某些價值觀。所以教徒不是讀通了哲學上神的本質而信教,他們主要是對基督徒這個身份認同。另一方面,這種邏輯的批判,多是宗教界門外人土的批判,是無助於我們了解現實世界中教會是如何運作,教會某些領導可以如此媚共。

 

<天外有天>的主持中,有幾位是耶教中人,其中一位是路小教會的牧者,所以他們對耶教是有相當認識。所謂行家出手,便知有沒有。對一般人來說,天主教比較歸一,全是由羅馬教廷所控制。但基督教就堂口眾多,花多眼亂。浸信會,宣道會,聖公會,那一個是比較親民主,那一個是比較親建制?為何聖公會在97後會轉為親共?原來香港聖公會是獨立於英國聖公會的。

 

這兩個節目,一個分析國際政治及本地政黨,由積極抗爭的人力骨幹獨力主持,另一個以行內的知識,批判耶教的種種不是,,同時亦討論本地政治。要講知識的傳播,他們都是養份較高的節日。再說,<隨意門>的劉嘉鴻及<天外有天>的快必,都是積極參舆本地政治活動的政黨份子,我不認為大氣電波可有他們容身之所。離開謎米之後,<天外有天>無台無掛,在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qiilTfwFzgZyih4Hu7zlTA) 及Facebook live直播。<隨意門>。則在5月24日結束,現去向未明。時代的巨輪在轉,期望他們在往後的日子,繼續傳播知識,有更佳的發展。

Share On
Dislike
1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