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經過689政府3年多的勞力,香港的實質制度,做事方法,正一步一步向大陸的做法,大陸的文化看齊。年輕一代,眼見上流無望,特區政府只向中央服務。依着左派中聯辦的一羣特權階級形成,港英時代優良的一套正在消逝。傳統民主派又無能為力,他們得到的結論是不能再假手於人。最先年輕人還只是舞着龍獅旗,或只在書面上討論中、港文化區隔。

 

當香港民族黨成立後,事態上出現了點微妙的變化,就好像馬克思寫了共產宣言,不過是紙上談兵,但後來成立了共產黨,在短時間內,其政治力量支配了半個歐洲,及至亞洲各地。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成立,當初也是靠着一個虛幻的共產理念。所以中共看到香港又來這一套,不得不防。

 

說香港與現今的中國有民化上的差別,我是認同的。更諷刺的,我認為香港人更像傳統華夏文化上的華人,更能體現仁義禮智信的特質。而在優良華夏文化上,再加上西方的法治和公平競爭原素。問題是,這種差異,是否足夠使香港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

 

我不認為一般親中人士講的斷水斷糧,能逼使人們不講港獨。在「地球是平的」年代,亞非拉的低收入國家,會爭相為香港供應糧食。食開泰國米的香港人,可以試一試食越南和緬甸米。至於水,東江水的水費也不平宜,而且其質量,是眾所周知的。在沒有港獨的前提下,財爺也提出在香港再建海水化淡廠。若真來個港獨,只是將化淡廠的規模增大便可。雷鼎明提出港獨會使樓價跌九成,這個論點,足以使他成為港獨之父。當年共產黨爭天下的必殺技,正正是「打土豪,分田地」。而今天提出港獨的,不就是買唔起樓的一羣嗎?能夠真正阻止港獨的,只有解放軍。除非港獨份子同美國佬講好數,香港獨立,太平洋第七艦隊長駐香港,否則,點同解放軍打?不會打的,中國是要靠香港走錢的,香港玩完,中國也不好過。但你現在搞獨立,那一個領導人容許你獨立,他自己也要下台。到時,香港人給解放軍打死,總比要他下台好。

 

環顧世界,魁北克、蘇格蘭都先後有機會進行獨立公投。魁北克是加拿大唯一法語區,語言文化與加拿大其他省份差異很大,可以這樣說,加拿大的雙語制,是為了魁北克而設的。有長期獨立歷史的蘇格蘭,一向敵視英格蘭,說交的稅多,享受的福利少。但一到他們有機會公投,還不是被否決了。他們害怕的,是獨立後的不確定性。我明白這兩個是民主國家,不能直接與中共比較。那我們就要看看台海彼岸的台灣,自2000年實行全面民主,民進黨當初的黨網不就是以台獨為己任的嗎?但陳水扁上台,行了另一套。今年蔡英文上台,也只能行不統不獨的政策。台灣為甚麽不宣佈獨立?

 

文革後的中國,在文化上是去了中國化,成為一個只講權力與利益,不講信用的政府。對西藏及新疆均使用了高壓手段,文化實行清洗。但如果以此為例子,香港會否出現新疆的自殺式襲擊。我相信不少人在網上也見過有新疆人手持長力,衝向解放軍。他們中槍,跌下,起來再向前衝,再跌倒,起來,直到再起不來為止。他們好像對死亡沒有恐懼。西藏為佛教地方,不能殺人,只能自焚。自焚是需要極大勇氣的。無論是西藏或是新疆,那些為反抗中共而犧牲的人,明白到他們是無緣享受到獨立之後所得的自由。但是他們同時明白天下是沒有免費午餐,沒有犠牲而談獨立,那只是一種文學上的創作。要搞港獨,不要問香港人是否支持你的論述,問一問你自己,幾時去自焚。不要只鼓動人地去死,自己就去選舉,天下間,是没有免費午餐的。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