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我不知道謎米博客是否真的在四月尾停,若是這便是最後一篇,若不是,這也是大曹作為謎米新聞及生活總編輯的最後一篇。在這裡寫一些對他的感言。

 

作為博客的我年資很淺,不足一年。去年約八月時突然想寫一些對時政的個人意見。首先開了個Google Blog,在facebook發放,然後轉載到花生台,後來網上的一位朋友問我為何不投到謎米,我考慮了一日,便聯絡了大曹。大曹問我取一份博文樣本時,我還以為要等批示,那知博文便在當日謎米發放了。在這八個多月裡,我寫了超過150篇博文,每一次都是PM給大曹的。有時,大約45分鐘之後,大曹會PM我,問我有關文內的一些看不清的内容。例如一篇關有於胡耀邦中國政經的博文,內有「利改税」的一個名詞。對修讀過中國經濟的人,這是個常用詞,大約等於現代人用LoL。但這點,證明大曹有用心去看,有做好這份工。

 

還有的當然是分段的工作。細心一看我Blog上的文章,有時有較長的一段,落到謎米時,可能分作兩段,甚至三段。我一向用大約10-12行為一段,這是我對寫作的視覺美學。但這種分段方法,未必適合網上的閱讀習慣。所以我也從大曹學到這點。對於一個在中學後已無機會使用中文的我,寫錯字,寫白字是家常便飯。寫英文當然好一點,起碼有spell check。如果要認真發表,必要經過 technical writer潤飾文字,還有copy editor守尾門,修改錯字。所以感謝大曹為我修改不少錯字。

 

我要承認,我對謎米文字博客版的欣賞主要來自插圖。我從來不花時間去選取博文的圖或相片的,只用中國式差不多先生的標準,只要能望圖生義便可。細心看一看謎米的圖,你可以發現一種風格,一種淡淡的色調,有時近乎黑白的影像,一種用粗微粒作圖的方法,那是一套像紙媒時用膠卷的拍照手法。看一篇博文,只需一兩分鐘時間,寫一篇一千寫的博文,要多於一小時,而修改,分段,改錯字,找圖,也要半小時吧?謎米有超過100名博客,每天新聞加上博文的時間,不是一份簡單的工作。

 

有人認為我寫博文過於理性分析。但早前寫<天外有天>舆<隨意門>,有人又說是一篇宣傳稿。我認同他們的節目,那只是一篇我對兩個節目的個人意見。我從來不喜歡用惡毒的言攻擊其他節目及節目主持人。人生苦短,不好的節目,我不睇便是。對於好人好事,我樂於表揚,這會令世界進步。今天寫謎米新聞及生活總編輯大曹,亦是個人意見。對比影像的節目,文字版對讀者是有較大的影響。對一些重要的觀點,無論贊成或反對,讀者可以反覆閱讀,細心思考。而作者在行文時有作過深思,同時有修改的機會。據我所知,博文一般有幾萬人次閱讀,要比一般節目的收看人次多。如果以傳播知識為已任,不少幾百click view的節目應該下架。現時謎米網頁的scribers人數超越12萬,如果每人每年收$100,己是1,200萬元了。聽說現時謎米每年經費是600萬。對於收年費與cut了有養份的節目及文字版之間,謎米的支持者,少了一項自由主意者所堅守的個人選擇權。

 

就此別過由大曹總編的謎米新聞。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