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健明

香港珠海學院商學院高級講師,同時擁有會計師(CPA)及特許財務分析師(CFA)資格。

精選提要
黃健明
香港珠海學院商學院高級講師,同時擁有會計師(CPA)及特許財務分析師(CFA)資格
精選提要
黃健明
香港珠海學院商學院高級講師,同時擁有會計師(CPA)及特許財務分析師(CFA)資格

巴拿馬文件使「避稅天堂」一詞又再成為國際焦點。所謂避稅天堂,一般是指一些對於商業利潤徵收低稅甚至免稅的地區(當然也有如香港般靠地域來源原則、豁免海外利潤徵稅作招徠的,不贅)。跨國企業透過支付名義上的貨款、佣金或者利息等費用,把利潤從高稅率轉移到避稅天堂的分公司,便可以把集團的稅款大大減低。 當然,各地稅局也不是善男信女,大多在稅務法例中都有所謂反避稅的條款,就像香港稅局早幾年前也有引用相關條款,反對利豐以佣金形式把利潤轉移至英屬處女島的公司,當中涉及海外利潤的裁決更成為稅務學教科書中必然提及的案例。近年各地更進一步威迫「避稅天堂」公開更多資訊,以方便打擊跨國企業避稅。正因如此,這些地方的政客被揭發在巴拿馬設立離岸公司即使並不犯法,也引發了嚴重的誠信危機。

 

避稅天堂惡名遠播,但專硏稅務經濟學的密歇根大學法律學院漢斯教授(James R. Hines Jr.)卻整合相關的硏究,介紹了避稅天堂一些較少為人知的影響(註1)。在低免稅的誘因下,避稅天堂自然吸引了巨額的外來投資。以開曼群島為例,生產總值、人口不及荷蘭、意大利和西班牙百分之一,外來投資卻直逼這些歐洲大國。更令人意外的是,即使科技發展使得資金在全球流通變得非常便捷,硏究卻發現避稅天堂的外來投資主要來自鄰近國家,同時他們對外投資亦主要投放於鄰近國家,似乎反映企業或者協助避稅的專業人士也有類近投資上的本土偏好(home bias)。

 

「天堂」為鄰未必壞

 

雖然避稅天堂有搶奪稅收的惡名,但也有意見認為與避稅天堂為鄰未必是壞事。首先必須認清一個事實,避稅天堂的出現是各地稅率競爭的結果而不是誘因。即使避稅天堂從不存在,地區之間無可避免會以低稅率爭取外來投資和稅收,而要求各地協調稅率肯定較各產油國一致減產更難。面對稅率上的競爭,大部分高稅地區就要面對減稅減少稅收還是維持稅率但失去外來投資的兩難。鄰近避稅天堂的地區,卻可以選擇維持較高稅率以從不易轉移的投資獲得較高稅收,但同時可以讓避稅天堂留住流動性較高的投資。這樣雖然賠了部分稅收,但至少可以留住投資,結果可能較附近沒有避稅天堂能夠分工,以至在稅率競爭中人財兩失的其他地區好。

 

事實上,硏究的確發現避稅天堂能夠降低外資進入鄰近地區的成本,因而令鄰近地區的外來投資增加。除此之外,避稅天堂作為離岸金融中心,似乎也可以為鄰近地區的金融業帶來競爭,令該地不單融資成本較低,民營企業也獲得更多融資。

 

避稅企業價值增

 

避稅天堂對於政客來說是醜聞,對於政府來說是稅收和投資的取捨,不過大眾更加關心的可能是避稅天堂跟企業價值的關係。要知道企業能夠利用避稅天堂「增值」多少,必須要對他們在避稅天堂設立的子公司有所掌握,但即使各地都有不同法規要求上巿公司提供子公司的資料,大部分企業其實都沒有嚴格執行。一個名為「行動援助」(ActionAid)的國際性非政府組織,便發現英國富時100指數企業之中,超過一半都沒有遵照英國法例的要求披露子公司資料。這個組織後來透過向政府施壓,在2011年發表一份報告揭露了英國富時100指數企業在避稅天堂的子公司數目。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的吳嘉豪教授跟兩位同行就利用了這個機會,發現相關企業在被揭露後蒸發了接近百分之一的巿值,而且在避稅天堂的子公司比重愈多的企業,跌幅也較大(註2)。當然,被揭發在避稅天堂擁有子公司的企業可能只會在往後利用避稅天堂避稅時多一點麻煩,而非完全無法利用避稅天堂避稅,所以百分之一的巿值只能視為避稅天堂為企業帶來的最低價值。 無可否認,避稅天堂在法規上一些安排的確可能有利於掩飾不法活動,但避稅天堂對於其他國家或許有點像生產便宜貨的出口國,對不同階層利益的分配影響大於社會整體利益。另外,經濟學有所謂拉弗曲線 (laffer curve)無非就是指出在納稅人與政府的博弈之中,更多的稅率不一定帶來更高的稅收。同樣道理,在各國的稅率競爭之中,把避稅天堂消除,各國是否能維持這些經過避稅天堂而來的投資?又能收回幾多跨國企業透過避稅天堂而減省的稅款?恐怕仍然是未知之數。

 

註1:Hines, J. R. (2010). “Treasure islands.”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4(4), 103-125.

註2:Choy, S. K., Lai, T. K., & Ng, T. (2014). “Do Treasure Islands Create Firm Value.” Working paper.

 

(本文刊於2016年5月26日《信報》)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