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講講英國的政治形勢,脫歐之後,英國一片混亂。卡梅倫不會啟動《里斯本條約》50條。其實不是為了拖延時間,而是他不想處理。要等新首相處理,因為他不是想脫歐,也不知他的決定會不會得新首相承認。保守黨是約翰遜對文翠珊,在脫歐和留歐派在MP的數目上爭奪。現時局勢,看來文翠珊有機贏出。文翠珊一個主張留歐的人,主持脫歐談判,這可真有趣。

 

第二,工黨科爾賓被逼宮。內閣幾乎全辭職,迫他下台。但科爾賓也主張留歐。而工黨也是主張留歐。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因為他是工黨體制外的人,工黨主流都是右派,科爾賓是左派。他選上是因為選黨魁改了民主成份,工黨黨員有份投票。黨員支持他,但不是黨團支持他。因此他們含恨在心,想方法趕他走。

 

第三,蘇格蘭民族黨一定會搞公投。他有自己的議會,又有錢,又有行政機構。沒有人能阻止他搞公投。而西敏寺能做的只是不承認他的公投。而且可預見的是脫英會勝出。西敏寺如何面對這民意。

 

北愛又會搞公投。北愛和愛爾蘭分離。因為愛爾蘭是天主教徒,北愛是新徒。現在教派衝突已沒那麼嚴重。我想北愛和愛爾蘭不會想做生意要劃界和抽關稅。這是他們難以想像。不過我也不太敢肯定會搞公投。但我肯定蘇格蘭會搞公投,而且也會能夠脫英。

 

未來英國會是一片混亂兩間評級機構也降低其評級。主權國家降評級,所有企業也會降評級,要付多一些稅。未來英國有太多變數,買英鎊還未是時候。

 

另外,我的反思是全世界的極右派、法西斯、種族主義者興起,有10%甚至是30%支持。為何會這樣?其實是一個原因,就是對全球化的反動。在全球化下,有贏家也有輸家。全球化未興起,國家保護政策令部分行業如工業可以保持,但現在全都搬走了。因為全球化造成這一大班輸家,而他們也要解釋自己今日的慘況。而他們把自身慘況連繫到新移民上。因為新移民是最切身。

 

第二,全球化也令國家失去了一些功能。民主化社會可以應付更多這些事,如保護主義,但現在不能作保護主義,因為企業會離開。而且不能阻止企業搬離。

 

對於今日生活沒有改進,社會欠缺流動,歸咎於現在的政治體制,覺得現在體制下的政客也幫助不到他們。所以轉向支持體制外的人,如donald Trump,香港也是。香港也見素人會贏政黨。這是對政黨和現有政治體制的反動。

Share On
Dislike
0
英國     脫歐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