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有一件事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今日上立法會,就是醫委會改革。我們要平心去看這件事。這件事中醫生團體是反對,但政府得保皇黨支持,是夠票通過的。首先要講醫委會的功能,包括醫生註冊和發牌、海外醫生來港執業試,處理申訴,維持專業水平及操守。簡單來講,是香港醫生註冊和海外醫生來港執業試是同一件事。處理申訴方面,醫委會是一個法定組織,由政府和公務員處理。為何要改革,其一是處理申訴時間太長。而容許海外醫生是一個隱含議題,需要引入局外聲音。

 

原本架構是有四個業外人士,有衛生處、港大、中大等委任十人,然後有十四人是選舉產生。醫學會產生一半,其他醫生直選另一半。政府最初建議新增四人非醫生,委任變成十八人,選舉只有十四人,經過商討,覺得委任人數不能多過選舉,否則會由政府操控。於是加多二人選舉產生,加兩個醫專委員選舉,而那有廿六個成員,政府也很易操控。

 

在處理申訴方面,市民覺得時間拖得太長。但大家要知道,因為醫委會基本上是類似一種法律程序,各種取證也不是容易。第二,政府派的人手,於是事情便拖著做。這和改革是沒有必然關係。其實政府可以多派人手處理申訴。第二,是簡化處程,如取證要限時﹐限時答覆等。只要最後申訴合理,可以簡化程序。處理申訴時間太長是不合理,但這改革又沒有直接關係。多了數名非醫生人員在委會是沒有影響。

 

而醫生擔心的是引入更多醫生。政府沒有明言,但改了架構之後,會否大量引入醫生是令他們擔心,表面講擔心引入大陸醫生。這件事,我的立場是維護醫委會架構,因為我也不信任特區政府會不會為大陸醫生特別開綠燈﹐危害香港醫療系統。這是因為雙方沒有信任的後果。但我其實是贊成引入醫生,甚至是大陸醫生。這是另一件事。

 

我們可以在註冊要求上透過立法來解決。第一,我們的醫生長期不足。入醫院分流之後,等數小時也見不到醫生。有些病症要等數個月甚至數年也未能安排手術,所以我們有需要引入新醫生。2018年,我們會有更多醫生,因為學位會增至420人。第一,如果我們到時有太多醫生,可以減少學位數目。我們寧願引入醫生。因為每訓練一個醫生需要付出350萬。引入醫生可以節省這筆錢,可以資助多七個大學生。因為資助一個大學生只是大約30萬左右。引入醫生可以節省錢。

 

第二,可以引入其他不專長的醫生,因為不同醫學院有不同專長。可以有更多不同專長的醫生,那應該是好事。他們說現在可以考試來港執業,但每年只有數十人考到,以這個速度來增加。我是不明白為何醫生不能自由流動。如果擔心引入不及格醫生。只要過去十年,那間醫學院在世界排名一百名以內,那些醫生為何不能等同香港的醫科生。為何港大中大醫生不需要執業試,而海外醫生需要呢?如果全部醫生都要執業考試,且看大家的成績怎樣。醫委會有何資格測試哈佛、劍橋等名校醫生的資格。這根本是保護主義。第二,那醫生只要一定要識英文,以作專業溝通。廣東話、英語和普通話通一種便可以來做醫生,他會甚麼語言,便有甚麼病人去看他。只要就香港的藥名病名認知答一份卷,就可以來港執業。

 

我支持醫生只是因為對特區政府的用意有懷疑,但我不明白為何不能跟我的建議去做。開放醫療行業,接受新科技,令壟斷打破。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醫生     靜坐     醫委會     改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