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有一個阿富汗難民在火車斬傷四個香港人,當中有二人是危殆。這是一件悲劇,但陶傑這個人就異常興奮。其實自從接收難民以來,發生了多少恐怖襲擊?真正的恐佈襲擊,絕大部分行動的主體都是當地已入藉的人。沒有人話所有難民都不會有壞人,也沒有人話要容許犯人。如果有難民犯罪,也要拘捕他們,一百萬難民中,當然會有一些壞人。這有何奇怪?台灣也有數個人在地鐵上斬人,這些都是精神有問題的人。最近尼斯恐襲,施襲者也是當地人,他甚至不是回教徒。那是不是所有人都加要限制。

 

這有幾個原則要講的。第一,對精神病的人或者有危險性的人要加以照顧。最近施襲的人,也和恐襲組織無關。他們是沒有組織上的聯繫。他們只是聽到呼籲,加上自身對社會的不滿,於是發動了襲擊。如果是有計劃的恐襲,已證明全是當地人做的。

 

這些拿斧刀斬人的,任何人也有這可能。香港也可能會發生。我們不能因為有難民犯事,就禁止所有難民。真正的難民有生命危險,是要臨時接收。如果有些國家有能力照顧,可以分擔一部分責任。否則也應暫時照顧,當他國家的戰亂或者災難平息的時候,就讓他們回國。這是我一直所主持的事。

 

而陶傑那種人就是扭曲別人的原意,反而對災難興高采烈。有些人以為我不敢提這件事,每天也發生很多不同的不幸事,但我們不能因為有些不幸事而禁止難民。不能因為有車撞死人而不准大家駕車。大家聽聽我一月二十六日是怎麼講。

 

「我從來沒有講過難民不會有壞人不會有恐怖份子,因為這是荒謬的說法。不單是難民,自己本國國民也會有不少壞人,甚至有恐怖份子。因為生活環境惡劣,總有些人鋌而走險,變了壞人。難民可能含有恐怖份子,但恐怖份子不可能全部來自難民。恐怖份子不需要大量人手,只需十個八個而已。而他們多是當地國民,對當地還璄熟悉。因為難民不熟環境,也不能自己找到材料,而要靠當地人才能發動襲擊。

 

其實我從來都是這麼講。有些國家即使不收容難民,我覺得也是可以原諒的。因為各國的經濟狀況不同,這也不是構成人渣的原因。但當有人有生命危險時,你原則上反對救援,趕他們回公海,任由他們自生自滅,甚至批評別國收容難民是白痴。這就是陶傑、Donald Trump的表現,這當然是人渣。認同他們,其實你心底裏都是這種人。」

Share On
Dislike
0
德國     火車     斬人     恐襲     最新蕭析     蕭若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