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我要講講一些發生在年青人身上的事。因為2014年「重奪公民廣場」事件,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被起訴。他們今早在於東區裁判法院裁決,其中黃之鋒被裁定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會無罪,但他與周永康同被裁定參與非法集會罪成,而羅則被裁定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會罪成。

 

現在索取三被告的感化官報告和社會服務令報告,8月15日判刑。我首先要講,羅冠聰是「白手」,即未有犯罪紀錄。一般來講,感化報告是官看看被告有沒有悔意。羅冠聰應該沒有悔意,但會不會因為羅是「白手」而判罰款或社會服務令。若判罰款或社會服務令就無事,但一判入獄就不能選。一個人判入獄,會五年內不能參選。所以羅冠聰就不能參選。他回應話可能找其他人代他選,可能調黎汶洛去選港島,也可能令黎汶洛選回九東。

 

同時,昨晚拘捕了馮敬恩,因為衝擊港大校委一事。衝擊是刑事毀壞、刑事恐嚇、破壞社會安寧,那也有機會要坐監。

 

我要講的是,做這些抗爭,無論是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還是馮敬恩,他們都是非暴力公民抗命範圍內。但做這些事「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所以大家一定要想清楚。

 

首先,我是完全支持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我覺得他們是作出重大的犧牲,他們三人做的事是值得。因為他們的行動佔成了佔領中環,令香港的公民抗命意識大幅度增加。

 

但馮敬恩那件事是不值得。這有數個考慮因素,第一,是那件議題有多重大,是否得到社會認同。黃之鋒他們爭取普選,而馮只是要求改革港大校委。那件事已經是不能比擬。佔中有數十萬人出來支持,但校委會事件迴響細很多。馮被拘捕也沒有太大迴響。做這些抗爭,是要付出前途作代價,所以不能輕易使用,要思考這是否值得。第一次做的時候,更要考慮清楚,因為可能令個人前途盡毀,反而再做的成本已較低了。除非轉型掟磚,那會判更重,判七年監,那也再認真考慮。

 

從來我也講抗爭運動是需要計算,所以我話有些人沒有做好群眾運動就是這意思。大家要想想2012年前的群眾運動是要怎麼做。我參與的運動,那時每三至四個月都找一個議題出來、像打小人、七一遊行等。預早作充分動員,作好思想準備,告訴大家參與有何後果,然後做一個大型運動,那就是一個agenda setting,設定當時的抗爭運動。只有這樣群眾運動才能滾大。以前我也批評社民連長毛他們做的意思不大,更接近是一些行為藝術,是一種表態。

 

我自十多年前到現在,青少年前途一直長繫我心。現在的年青人,都是我的子侄輩。所以我勸大家做這些事時,都要想清楚後果,是不是能夠付得起這責任。佔領運動時,未有追究到我,但我也會自首,因為我叫了人去做,很多人也跟隨這樣做,我若不去自首,就是不負責任。那是對自己的交代,多於對任何人的交代。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羅冠聰     黃之鋒     周永康     馮敬恩     佔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