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

財經傳媒人。錯生紙醉金迷時代的偽文青,淪為俗人,炒股為生。閒來拆解常人少理的政治財金佈局為樂。文中見於《蘋果日報》、《新報》和多個網媒

我發現商界對玩Pokémon Go睇法都幾兩極化,這兒說一些例子供參考。周一7月25日是推出Pokémon Go首日,股市成交出奇地少;同日是港交所(388)推「U盤」,即收市後競價時段,也是非常少人參與。合理懷疑跟Pokémon很有關係。
 
書展撞到Marketing達人、大作家徐緣,太耐無見所以互道近況。「呢期有咩搞作?」「這個星期前我是全職做上市公司,現在這一刻我是專業的寵物小精靈訓練員。」「你黐線啊!」然後,他繼續簽書,我繼續忙於捉迷你龍,因為會展有很多小精靈,哪怕明明隔籬是女神盤菜瑩子…… 我當時卻不屑一顧,現在有點後悔。
 
同陸叔做節目,他也是偏向反對人玩這個遊戲,甚至在電台公開呼籲。因為他人很細心,知道當個個人望住個電話螢幕,很容易出交通意外,所以有心提醒,勸人不要沉迷。陸叔不明白,我由細到大的志願就係做一位出色的訓練員,世上無嘢可以阻止到我。他公司樓下的中環中心由於是小精靈熱點,放飯時間聚了約60人,當然包括了一位全香港最靚仔最年輕最文青的上市公司執行董事。


財經雜誌老闆陳大哥叫我請食飯,我當然樂意至極。明明由灣仔會展行去灣仔國福樓,只需10分鐘路程,結果我哋一起行了差不多30分鐘,因為中途有道館要踢,又有小精靈要捉。飯後他提議去尖沙咀有餘興節目,上的士時竟自動叫司機駛慢一點,到達目的地後還要忙一輪捉小精靈。路程變得愈行愈遠,我想起一首歌:踏上這無盡旅途……
 
有一位不透露名的財經界高人跟我說起Pokémon話題,另有見解。現在媒體很喜歡訪問財演,問他有甚麼秘技、好不好玩之類。他覺得這樣很傷害專業形象,因為會讓行家、支持者感覺自己很閒,無乜嘢做,所以就算自己好鍾意玩,都要扮到自己好像一知半解,無乜參與。幕前的人可能會有這個包袱,我這些幕後卻沒有,因為市場真的很閒,我也不介意讓人知道我上癮。
 
昨日放工後,我去了維園跟同事逛逛,因為聞說有稀有品種飛天螳螂出現,快樂不知時日過,搞了一輪已經兩點半。家住跑馬地,晚上三點半睡前想再捉一捉小精靈,竟然撞到鄰居,也是做上市公司的年輕金融才俊梅君。平時約也約不到,撞也撞不到,深夜卻撞到他捉小精靈。大家交流了攻略,也一起去最近的道館互抽互相對戰,一起搞到四點半解散,真係毒不可耐。此君做了課金戰士,第一日已經十幾level了,高我幾個級數,就算我用了「電車升Level大法」,由上環搭到去筲箕灣喪捉也追不上他,可見這些最有前途的金融才俊也花了不少時間在這遊戲之上。因此,年輕一代無了,金融界無了,香港無了……
 
結論是:這個遊戲分裂了商界,正所謂社會撕裂,大家都輸,所以是時候改變了。我也覺得自己有點太沉迷,一日最衰都係美帝同小倭寇,打擊香港本土經濟,令全民生產力效率下降。一定係,除非唔係!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作者FB PAGE:渾水

Share On
Dislike
0
渾水     Pokémon Go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