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卓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這屆特區政府施政困難不是甚麼新鮮事,特首把「迎難而上」經常掛在口邊並不是全無道理的。要數「迎難而上」的最經典例子,不得不提因為「拉布」而延期了3年多才成立的創科局。

 

根據楊局長(楊偉雄),雖然面對立法會議員不斷拉布,但這個成立了才8個多月的創科局已交足功課,包括「推動創科氛圍」和令「立法會通過向創新及科技基金注資的20億元撥款」。

 

不知是謙虛還是天真,楊局長笑言上任遇到最麻煩、最困難的事就是不知道困難是甚麼以及在何處。如果楊局長真的不知道,不一定要問米問教主,其實亦可以向有關學者請教。學者不一定能告訴你怎樣搞創科能成功,不過,卻可以指出當中的困難。哈佛學者Josh Lerner多年來研究創科有關的經濟學,總結了政府參與創科有幾大困難。

 

第一,創科成功不是只靠貼錢資助。初創企業要成功,前期資金當然有幫助,不過,沒有其他配套(如相關律師、電腦工程師以及其他的技術人員的供應),也不可能成功。更重要的可能是政府在政策上予以適當的配合。

 

如果相關的官員一時說「Uber真正的創新,不止是Uber Taxi,那只是一小部分,而是其他東西,是(行業)的下一個階段」,但一時又說「Uber是挑戰香港法治核心價值」,這很難令人相信香港的「創科氛圍」十分良好。

 

第二,政府通常不懂得放手。以色列和新西蘭都曾有類似創新及科技基金的配對基金,它們的成功經驗是政府讓資金的流向由風投基金主導。

 

一方面風投基金的專業知識,一般來說比政府官員要更專業,另一方面這亦可以減低坊間對政府私相授受的懷疑,尤其在現時香港的政治氣氛底下。另外,政府經常作微觀操控。

 

香港政府使錢「小心翼翼」大家都知,不然我們不會有甚麼「未來基金」幫我們把庫房裏的錢,放入了不同的基金,以免政府先使未來錢。不過,如果政府在資助初創企業時,在風投基金的監督下,再加上各種各樣的限制,這只怕只會增加初創企業成功的難度。如何令一個「大有為」政府忍手是為困難之二。

 

另外,一個我想到的困難是,在現時市民普遍對政府不信任的情況下,假如創科局有份資助的其中一個初創企業是咖啡兄弟,政府又會如何應對「誤用公帑」的指責?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 維克森林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經濟3.0 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梁天卓     經濟3.0     創科局     楊偉雄     創科     風投基金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