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健明

香港珠海學院商學院高級講師,同時擁有會計師(CPA)及特許財務分析師(CFA)資格。

英國公投決定脫歐已成定局,大眾的焦點轉為如何善後,減低脫歐對雙方的經濟影響。對雙方經濟影響較少的安排應該是如瑞士、挪威等非歐盟成員國以另一種方式參與歐洲單一巿場,相反假如雙方只能維持最基本的自由貿易協議,脫歐可能會帶來較大的負面影響。


回看歷史,歐盟前身是歐洲共同體(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而英國在入歐之前則是與幾個歐洲國家另組歐洲自由貿易聯盟(European Free Trade Association)。兩者驟看性質相似的經濟合作組織,但歐共體早於成立初期簽訂的羅馬條約中便以消除各國邊界、融合歐洲成為單一市場為目的,歐洲自由貿易聯盟則仍然停留在降低關稅、推動自由貿易為主。兩個組織成立初期成員相若,但其後英國和丹麥等脫盟入歐,其他歐洲國家(甚至傳統上不屬於歐洲的國家)陸續加入歐盟,而歐洲自由貿易聯盟則餘下四個國家,並且均以不同形式參與歐盟的歐洲單一市場,兩種安排誰勝誰負顯然易見。
 
跨國貿易隔重山
 
以國際貿易為例,自由貿易協議即使能夠消除關稅和其他貿易政策的障礙,但兩地市場在產品技術規格、安全健康要求上的差異,足以對貿易帶來驚人的影響。就像不少美國的州份與加拿大的省份在邊境上相連,地理上兩者的距離較它們與各自國內其他州/省的距離還要近,但加拿大的麥卡倫教授(John McCallum)發現兩國即使已經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美國國內的州際貿易和加拿大境內的省際貿易竟較需要跨越國界的州省貿易仍然平均高出20多倍(註1)。
 
歐盟所推動歐洲單一市場透過互認原則(Mutual Recognition Principle) ,正是希望消除這些市場差異所帶來的貿易壁壘。根據不同經濟學者的推算,歐盟成員國的國內貿易與成員國之間貿易平均只是相差7倍,反映歐盟的單一市場計的確頗為成功。事實上不少硏究發現歐共體初期對於經濟增長的貢獻只與歐洲自由貿易聯盟相若,直至歐洲單一巿場的各項措施落實,歐盟組織對於成員國的經濟貢獻才大大提高。
 
行業「國界」各不同
 
雖說是「單一」市場,但各國各行業的融入程度其實頗為𣎴同。例如歐盟成員國的國內外貿易平均差異是7倍,遠較歐盟以外國家的20多倍為低,但是歐盟的「大阿哥」德國和今次脫歐的主角英國融入得更為徹底,貿易差異只約1倍(註2)。不過正因如此,假如英國脫歐未後能重新加入歐洲單一市場,英國對外貿易可能會受到異常沉重的打擊。
 
各個行業產品在歐盟之中的「國界」差異亦頗大,由不易運輸的水泥的近20倍差異到機械、塑膠等零國界都有。然而萬一英國真的不能重返歐洲單一市場,哪個行業會最受打擊?現時行業的「國界」高低並非答案,而是要視乎這條「國界」從何而來。假如行業的「國界」主要來自國內外產業的高度替代性,脫歐後新増的貿易障礙將會嚴重打擊行業產品的出入口(但對以內銷為主的生產商當然是好消息)。相反,要是行業入歐後的「國界」是出於特定行業融合較慢、行業毋須因如原材料供應等理由受制於特定產地而選擇在主要市場生產,又或是行業產品性質多元化而引致入口貨的訊息成本高昂,脫不脫歐對這些行業的影響就相對有限。
 
英國脫歐,無疑是在世界經濟版圖上與歐盟重塑國界。英國脫歐後跟歐盟維持何種經濟關係,將會直接影響新「國界」的高低,對於英國脫歐的經濟影響最為關鍵。有趣的是,雙方往後的關係何去何從,歐盟總部的取態很可能身不由己。根據搏奕理論,英國脫歐已成定局,原則上雙方都有很大誘因用盡方法去減低衝擊。懲罰英國的唯一動機只是避免脫歐重複發生,因此英國能否重新加入歐洲單一市場,其實很視乎幾個歐盟成員國民意對脫歐支持度的高低。
 
註1:McCallum, John (1995). National borders matter: Canada-US regional trade patterns.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85(3), 615-623. 
 
註2:Chen, Natalie (2004). Intra-national versus international trade in the European Union: why do national borders matter?.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63(1), 93-118. 

 

珠海學院商學院助理教授黃健明
(文章刊於2016年8月3日《信報》)

Share On
Dislike
0
黃健明     歐盟     脫歐     國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