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平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有兩大怪現象。

 

崇師病:凡是律師、醫師,就夠權威做「事事評論員」,縱使言論堅離地,高高在上的口吻仍有震懾市民的氣勢。

 

早前看《寒戰2》,戲中有一大律師遇襲身亡,散場後聽到一名觀眾說:「大律師喎,咁易就死咗?」認為律師的生命力比一般人頑強,足見病情嚴重。

 

拜學症:凡是博士、學者,只要亮出銜頭(愈長愈好),就會得到傳媒青睞,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只要問的敢問、答的敢答,哪管是所問非人,大眾都會視之為專家意見。「太陽在東方升起」看起來沒有甚麼特別,寫成「學者:太陽在東方升起」就神氣多了。試想想,若果我學識一樣但沒有博士教授銜頭,哪有機會為報紙寫專欄、接受媒體訪問?

 

兩大怪現象根深蒂固,改變不了就唯有好好利用。如何成為律師、醫師我不懂,讀個博士、做個學者我倒有一些經驗。

 

博士學位有很多種,不能一概而論。

 

在美國,經濟、工程、數學、商科新入職助理教授薪酬(中位數約80萬港元)是人文學科的一倍,反映了在學術界以外的搵錢機會;香港的大學薪酬比較劃一,但仍以人文學科較難找到穩定工作。除了學科差異,地理上也有分別:在香港,七分事實加上三分偏見,歐美博士一般較馨香,本土出產次之,國產的打最大折扣。

 

為興趣也為金錢讀博士的,要小心選擇學科和學校。

 

但讀個博士快則4年慢則10年,是龐大的時間投資,值得嗎?若果我利用讀書的時間學懂一技之長,再將工作的收入拿去投資,不是更吸引?

 

博士學者的好處點止咁簡單。

 

去做腳底按摩,算算技師一個小時辛勤所得多少;大學校園有裝修工程,算算又擔又抬的工友收入多少;去餐廳吃飯,又算算在高溫下拋鑊的廚師月薪有幾高。

 

回想自己,不用朝九晚六,間中坐在大學辦公室胡思亂想,得閒去按摩食飯風花雪月,平日悶悶哋無堂上又可以睇場戲,每月竟然可以收取比有一技之長的打工仔高好幾倍的人工(另加3個月暑假)。

 

除了有點不好意思,也明白了博士學者的吸引之處:時間靈活假期多,可以隨意做研究想問題,教書的管束又比中小學教師要少,很自由。

 

香港的政治發展令人絕望,還是出出名賺賺錢算了。只要言論循規蹈矩不惹怒任何一方,搞學術(或令人誤以為你搞學術)是一個幾舒服的上位方法。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經濟3.0 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博士     經濟3.0     曾國平     搵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