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可能「能源獨立」(energy independence)不屬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競選期間有青年政黨提出能源新政,主張本土能源自給自足。據報道,競選論壇上青年候選人被質疑政綱上「透過開發香港專屬經濟區內的天然氣」究竟氣田何在?一時間答不上來,政黨事後解畫:「荔灣3-1天然氣田位於香港東南約180海里,由李嘉誠控股的赫斯基能源和中國海洋石油共同開發,2014年開始投產……」專屬經濟區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沿海國訂立二百海里的海域,而「專屬經濟區所屬國家具有勘探、開發、使用、養護、管理海床和底土及其上覆水域自然資源的權利。」專屬經濟區一般適用於主權國家,我們探討的卻是次主權的專屬經濟區。

 

沈旭暉教授見「次主權」無端被擺上枱,連忙在其網頁戴上頭盔引述「香港海域南面其實屬於廣東省珠海市」,免得再被捲入一些大是大非的爭議。從經濟角度看,強調自給自足的貿易政策當然是漠視了比較優勢帶來的經濟效益。至於「能源安全」(energy security)需要的獨立,其實只需要容許企業獨立自主地選擇能源從哪裏入口。

 

立陶宛能源入口多樣化

 

「Safety and certainty in oil lie in variety and variety alone」,是英國前首相邱吉爾說的。從煤轉油,英國當年強調的是能源入口多樣化。然而,對石油行業有認識的人都知道,傳統以來石油貿易一直以透明度低的長期合約主導,要到70年代石油危機後,國際石油貿易的現貨及期貨市場才發展起來。今日的天然氣市場,正經歷着類似的範式轉移。市場的出現,為的是減低交易成本。較低的交易成本,容許即使是較小的市場都能夠透過靈活的短期合約在市場達至能源安全。今天的立陶宛,是個值得參考的例子。

 

自90年脫離蘇聯,波羅的海三國之一的立陶宛一直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即使政治上主權獨立,經濟上對俄氣的依賴一直沒有改變。福島核災後,立陶宛在減核的壓力下對天然氣的需求更是有增無減。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的天然氣爭端,提醍歐洲國家依賴單一能源供應的風險。能源要安全,能源入口要多樣化。有見及此,兩年多前立陶宛在Klaipeda興建了海上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接收站。有得揀,除了減低因政治或天災而供應中斷的風險,亦增加與原本壟斷天然氣供應的Gazprom議價時的籌碼。

 

天然氣貿易範式轉移

 

立陶宛的經驗並非個別例子,Swinoujscie的LNG接收站同樣幫助波蘭減少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市場競爭,迫使Gazprom等傳統天然氣供應商願意以較低價格甚至較靈活的合約條款出售天然氣。推動這場天然氣貿易的範式轉移,不只是單純的政治考慮,開採技術的突破及其他配套設施的投資,令全球LNG供應將在幾年內大增幾成,同時亦令美國與澳洲等西方國家成為天然氣出口大國。

 

回說本土市場。關於赫斯基能源與中海油共同開發的南海荔灣氣田,心水清的讀者可能記得年初有消息公布中海油因內地天然氣價下調違反「照付不議」的合約承諾,採購少於合約指定數量的天然氣,並要求調低價格。要知道,國營油企違約反價甚至充公資產並非中國四大發明,類似商業糾紛在一些中東及南美等發展中國家亦不時出現。競爭,有助約束企業遵守承諾。

 

另外,天然氣單一供應對能源安全構成的風險,還有天災。不久前的深圳塌泥事故,便導致西氣東輸的天然氣供應一度中斷幾星期。隨着本地增加天然氣發電比例,過分依賴西氣東輸對能源安全構成的風險只會不斷上升。保障本地能源安全是非清晰,境內興建LNG接收站讓我們更方便從國際市場輸入液化天然氣,與世界接軌是大勢所趨。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經濟3.0 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3.0     徐家健     立陶宛     天然氣     專屬經濟區     次主權     自給自足     範式轉移     能源獨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