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平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政治掛帥樓市大實驗

 

經濟學跟自然科學的一大分別,在經濟學者不能以市場為實驗室,隨意東改西改觀察市民反應。除了實驗經濟學(參與者在電腦前玩有錢收的遊戲),經濟學者能做的是利用現實中一些古怪誇張的事件或政策,當作實驗來分析經濟行為。可是,為政者一般面對各種制約,未能將所有瘋狂念頭付諸實行,這類經濟實驗因此難能可貴。

香港勝在有位敢作敢為的特首,一次又一次把香港當成政治經濟實驗室。

 

上周五特首聯同一眾房屋政策高官宣布大幅調高樓宇雙倍印花稅(DSD)。這項只適用於所謂投資買家(即買入第二個或以上物業)的稅項,稅率即時由1.5%(200萬元以下)至8.5%(約2200萬元以上)劃一提高至15%。例如你買入一個市值300萬元的單位,牽涉的DSD稅款將由9萬元增加至45萬元。其餘兩辣招特別印花稅(SSD)和買家印花稅(BSD)暫時維持不變。

 

辣招政策風險太大

 

經濟學中有所謂政治經濟周期(political business cycles)一說,形容為政者但求連任,在選舉前大力「派糖」催谷經濟博取支持,有什麼惡果等選舉後再算。先進國家未見有支持這套理論的證據,至少有兩個原因。

一、為政者權力有限制,不能因一己利益為所欲為;二、就算為政者能影響經濟政策,也難以保證政策有效。選民也許看穿經濟政策是拉票的把戲,目光夠遠不會因一時刺激而改變行為。

 

據說,特首在財政開支上受到牽制,只剩下樓市辣招這既多人關心又可即時推行的政策,能爭取一眾未上樓人士支持之餘,又能表現他對抑制樓價的決心。弊在辣招的政策風險實在太大,一眾買家賣家只會靜觀其變。風險,在於這邊廂特首雷厲風行新政策,那邊廂大家仍在猜度特首連任機會有幾高。在香港不太透明的政治制度下,特首連任機會跟民意支持的關係不容易看清楚,連任競爭對手是誰仍是個謎,無人敢講今日推出的辣招可以實行幾耐,隨時一年半載後推倒重來。

 

面對如此巨大風險,供求雙方按兵不動,結果是二手市場將進一步萎縮。無樓在手的齊齊更難上車,實踐「魚蛋論」的負面精神。一手樓發展商或可減慢興建和推出樓盤應付,避無可避的是靠二手買賣搵食的地產經紀,死得最快的將會是規模小實力較弱的地產代理公司。

 

不過,如果地產經紀冇啖好食能夠穩定樓市,也是一件好事吧?

 

目標效果從未講清楚

 

奈何辣招推出以來,政策到底有何效果只是得個講字。特首形容樓市亢奮被冷卻認為辣招有效,運房局局長張炳良認為如無及時推出辣招,樓市可能會更熾熱,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相信現時絕非撤銷或減輕樓市辣招的時機。

高官以外,一些學者多年來亦大力稱讚政策,聲稱沒有政策的話情況只會更壞。

 

實事求是第一步,先將問題界定清楚。一眾高官學者從來未有講明辣招「有效」、「穩定」樓市到底是指什麼。樓價升幅下跌至某一水平?市民置業率增加到某一個百分比?交易量下跌至每月幾多宗?抑或市民不再視住屋為首要問題?

 

沒有人知道答案。政策「有效」與否任你講,龍門搬到哪裏也可以,幾時停止幾時加碼也可以,講到尾是另一種測不準的政策風險。

 

就當辣招目標明確,幾年來政府有沒有認真研究過政策各種的影響?針對海外買家的BSD不變,是否代表內地資金來港購買物業沒有上升趨勢?辣招跟租金和租盤數目有沒有關係?市民想盡辦法少交印花稅帶來多少浪費?政府可有推斷稅率改變後的結果?細價樓印花稅加幅最誇張,對打算上車的年輕人是否弊多於利?

 

沒有人知道答案。香港人再次成為經濟實驗白老鼠,被迫大膽求證重稅如何打擊樓市。

 

只怪我太天真,儍更更去問這一大堆問題。政治經濟周期的決戰前夕,為求連任爭取各方勢力支持,出招無所不用其極。仲問咁多嘢做乜?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3.0     曾國平     樓市     實驗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