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債券的經濟考慮

 

深宵電視劇撈稿,一邊看《創世紀》一邊爬着格子。劇集雖然虎頭蛇尾,後半部主角葉榮添投資環保項目「無煙城」,橋段再荒謬也不及現實世界中啟德發展分區的地皮十幾年來日日在曬席。不發展就是環保的話,傳說中的「環保城」確實夠晒環保。然而,發展「無煙城」缺乏資金,葉榮添當年何不考慮發行綠色債券(Green Bond)呢?

 

其實亦怪不得葉榮添。綠色債券的歷史不到10年,綠債市場迅速發展更只是過去幾年的事。以去年為例,歐洲乃發行綠色債券的最大市場,美國緊隨其後。中國的債市(特別是公司債)發展雖然還未十分成熟,在北京全力推動下綠色金融在中國發展迅速,大有想後來居上之勢。香港的債券市場,卻因種種原因從來搞極唔起。早前金融發展局發表報告,建議推動香港發展為區內綠色金融中心。問題是,當本地債券市場發展一直未如理想,我們又有條件發展為區內綠色金融中心嗎?

 

綠債與環保經濟會議啟示

 

為解答這個問題,理工大學的可持續經濟與創業金融中心(Centre for Economic Stability and Entrepreneurial Finance,簡稱CESEF)最近舉行了一個關於綠色債券與環保經濟的會議。有別於我經常參與的一些學術會議,這次除了學界參與,更多的是業界支持。有份贊助的機構包括艾升集團(Ascent Partners)、領展(00823)及中電(00002);出席的學者除了理大的金融專家和我,還有來自滙控(00005)、瑞信、領展、霸菱投資、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以及羅兵咸永道會計師事務所的業界人士。

 

會議參與者中,我對綠色債券的認識最淺。之前,我一直有這樣一個經濟考慮:供應方面,發行綠色債券的成本不會比發行一般債券低,因為證明投資綠色有其成本;需求方面,債券顏色再綠,債券利息都是不分顏色的,信貸風險一樣而發債成本無優勢,綠色債券憑什麼吸引投資者呢?

 

傳統經濟學認為,企業行政人員不應負企業社會責任。但現實世界的大型企業,卻似乎愈來愈重視企業社會責任。領展和中電是香港少數有發行綠色債券經驗的企業,國際研究亦沒有證據指環保等社會責任投資不利企業股價。向市場人士了解過後,發覺不論是「發財立品」還是「立品發財」,對於一直有滙報其環境、社會及管治表現的企業來說,這「立品」的成本其實不是很高(滙報方面要多謝艾升集團的楊孝文先生指教,楊先生對環保投資的熟悉是我在香港未曾見過的),而市場亦一直有部分資金準備作綠色投資。能夠透過發行綠色債券對外宣傳企業走持續發展道路的決心,對這些資金反而有一定吸引作用。

 

港有條件成綠色金融中心?

 

有個別本地大企業發行綠色債券是一回事,香港要成為綠色金融中心卻是另一回事。金發局的建議包括:(一)由受政府和公營機構管控的發行人發行基準「綠色債券」;(二)成立綠色金融諮詢委員會或同類機構,以制定長遠工作重點及提供協助;(三)舉辦有關綠色金融及投資的全球會議,以及一系列的座談會;(四)借助大學和專業團體培育綠色金融人才,確保人才供應;(五)為綠色金融項目和證券設立「綠色金融標籤計劃」,從而吸引新發行人和新投資者來港。

 

我對金發局的建議沒有太大異議,而第三及四項理工大學已一直在做。不是要潑冷水,我想補充的是多年來從發行機制(特別是規管債券發行的《公司條例》)到稅制(如股票和銀行貸款比債券享有更多稅務優惠),一直令本地債市發展受到不少限制。雖然近年這兩方面均有進行改革,一些不利債市發展的其他因素(如政府及多數大型企業財務穩健、要發債的企業傾向通過成熟的美元債券市場集資等)始終沒有重大改變。當市場上準備作綠色投資的資金還是有限(加上綠債二手市場前景不明朗),香港要成為綠色金融中心,須克服這些根本不利因素。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3.0     徐家健     綠色債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