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健明

香港珠海學院商學院高級講師,同時擁有會計師(CPA)及特許財務分析師(CFA)資格。

中國提倡以「一帶一路」作為廿一世紀的經濟發展策略,早前珠海學院特別邀請了張建雄先生在通識專題講座中講解「一帶一路」的前世今生。張建雄先生是資深的銀行家,為香港城市大學商學院經濟金融系擔任協席教授,同時也以張總的筆名在信報友欄發表文章。講座當日陳濟棠演講廳百多個座位座無虛席,自問對於「一帶一路」的認識不多,當然也是座上客。

 

個多小時的講座內容難以一一細述,不過記憶最為深刻的是一幅勾劃「一帶一路」中多條貫穿歐亞的鐵路幹道、星羅其布的鐵路網絡圖。「一帶一路」以交通基建為主軸,其中鐵路運輸更是擔當著非常重要的角色。然而,鐵路運輸帶動經濟活動的效果又是如何?

 

鐵路帶動經濟非新事 鐵路運輸在各種運輸方法中速度較快、運貨量較大而運費較低,「性價比」不俗,因此以鐵路帶動地區經濟發展並非新構思,美國政府早在19世紀中後期也曾經嘗試以鐵路帶動中西部的經濟發展。在1993年與諾斯(Douglass North)同獲經濟學諾貝爾獎的福格斯(Robert Fogel),就曾經在他的《鐵路與美國經濟發展》(Railroads and American Economic Growth)中考究過鐵路的經濟效益。福格斯把焦點放在估算鐵路對美國境內農業貿易的兩大經濟貢獻,第一是鐵路降低的運輸成本,第二是新的鐵路網絡使不少當時水道未能到達的偏遠地區獲得通往巿場的機會。根據福格斯的推算,美國要是沒有19世紀中後期的鐵路擴展,農業的生產總值將會蒸發一半。雖然福格斯的硏究發表於60年代,但結果絕對經得起時間考驗。半個世紀後,史丹福和芝加哥的經濟學者在現代科技的幫助下,計算出較大但相去不遠的農業損失,但是如果加入隨之而來對人口及工資的負面影響,社會會有更大的經濟損失(註1)。

 

在廿一世紀只談鐵路對農業的影響,畢竟未夠全面,事實上即使在福格斯硏究的十九世紀,農業產值也只佔美國生產總值的幾個百分點。內地學者徐航天曾經分析過中國國內鐵路「提速」對貿易的影響,為這個題目提供更新和更全面的實證(註2)。「一帶一路」未動,國內鐵路先行,早在1997至2007年間中國國內鐵路便進行過6次提速,大大縮短國內鐵路運輸所需的時間及提高班次密度。以徐航天硏究的其中一條幹線、由甘肅蘭州通往新疆烏齊木齊的蘭新線為例,交通時間便由33個小時減至27小時。硏究發現在蘭新線加上連接蘇州連雲港和甘肅蘭州的隴海線於2000年提速,大大減低中國各省巿跟中亞各國貿易的運輸時間後,經鐵路出口至中亞的貨值增長較其他運輸方式多出近百分之七十。這些增長有部分來自出口商由其他運輸方式轉用鐵路出口,但也有不少是由於運輸成本下降低而新增的出口,其中以嫌空運太貴、其他陸上運輸或海運太慢的中價貨品出口增幅最大。另外,大型出口商也較小型出口商更能在短時間內把握提速所帶來的商機。

 

提速反轉貨物流 中國幅員廣大,蘭新線加上隴海線延綿近4千公里,鐵路提速為不同省份對中亞出口帶來的影響當然不能一概而論。以對中亞的出口而言,兩線提速使本來偏遠的東部沿海省份節省最多時間,加上這些地區生產力較高,因此提速帶來的出口增長也就最大。相反,本來在鐵路運輸不便的情況下,靠著地理優勢而成為中國中亞貿易樞紐的新疆,提速後在中國中亞貿易中所佔的百分比有所下降,反映其樞紐角色正因鐵路提速而減退,。不過同一時間,受惠於鐵路提速,新疆通過如上海等沿海城市出口至歐美等地的運輸時間同樣大大減低。數據反映,提速後新疆出口商通過上海出口的貨值增長較經烏魯木齊出口高出7成,反映新疆出口商正努力開拓提速帶來的新市場機遇。

 

鐵路推動國家貿易,有趣的是鐵路直接通過的城市卻未必會有更大的發展潛力。根據兩位麻省理工的發展經濟學名家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和杜福羅(Esther Duflo)加上專門硏究中國經濟的耶魯大學教授錢楠筠(Nancy Qian)對中國鐵路的硏究結果,由於中國的戶口制度限制了人口流動,滯後的金融發現又未能使資金全國流通,所以鄰近鐵路地區即使在運輸上有優勢,也未能全面聚集其他地區的人流和資金流,因此經濟發展也未見得較其他地區更快。

 

從上述硏究可見,「一帶一路」不單會推動途徑國家的國際貿易,同時也會使各國更加集中發展擁有相對優勢的產業,為現時貿易模式帶來重大的改變。至於「一帶一路」中整合和新建鐵路通過的城市能否近水樓台先得月,則視乎有關國家的人口流動政策和金融發展。當然鐵路建設的費用龐大,能否做到物超所值涉及更多的因素,又是另一個大題目。不過「一帶一路」作為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策略,了解鐵路會為經濟活動帶來的改變無疑是非常重要。

 

註1: Donaldson, D., & Hornbeck, R. (2016). Railroads and American Economic Growth: A “Market Access” Approach.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in press.

註2: Xu, H. (2016). Domestic railroad infrastructure and exports: Evidence from the Silk Route. China Economic Review, 41, 129-147.

註3: Banerjee, A., Duflo, E., & Qian, N. (2012). On the road: Access to transportation infrastructure and economic growth in China (No. w17897).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Share On
Dislike
0
黃健明     一帶一路     鐵路     國家貿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