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昌

專業投資者、節目主持、行業發言人、作家,為《港股通鑑:50精選股與組合》策劃和作者。

特朗普(Donald J. Trump)正式就任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以來,風起雲湧,全世界都在監察其推特(tweets)之外,企業領袖如福特的行政總裁也要重讀其80年代的暢銷舊作《交易的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筆者早前認為他會繼續口沒遮攔,環球未來數年更是昏暗未明,現在甚至相信他是美國歷史最差的總統之一,任內政策將帶來極大不安,或至被彈劾下台。

 

11月初筆者發文表示,特朗普當選或影響未來數十載世界格局的走向,主要由於其由1980年代而長期抱持的保護和孤立主義若逐步落實,全球的種族主義、地區衝突、貿易爭議亦難免增加,其聲稱的保護主議和孤立主義肯定對全球貿易前景造成損害,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協議告吹,這些觀察基本屬實。

 

特朗普當選以來不斷發炮,除了提及現有制度諸如聯合國、北美自貿協定(NAFTA)甚至北約「拿美國著數」之外,又質疑傳統盟友德國、日本等,甚至不時羞辱包括墨西哥乃至掛斷與澳洲總理特布爾的電話,完全讓他這位長期被主流看輕的豪商,享受全球政商領袖朝拜如同真人騷式「快黃騰達」的權力快感。

 

特朗普自吹自擋的暢銷作《交易的藝術》最可觀的就是提及他做交易的想法:「非常簡單‥‥目標定得很高,然後努力爭取」、「主要靠本能」,重心就是目標宏大、做最壞打算、靈活、市場直覺、誇大促銷、敢於反擊、履行承諾、控制開支云云,當然偶有自相矛盾的地方,但很多本質上基本反映在他一貫行動之中。

 

特朗普的就職記者會已經斥罵新聞機構,聲言繼續築牆 、行邊境稅、整頓藥業,更自詡最偉大職位創造者領導偉大內閣,娛樂性豐富,又聲言要爭取美國經濟增長加速至4%,之後開始向企業的政府訂單壓價,點名大製造業回流美國,完全展現其宏大目標、靈活、誇大促銷、控制開支等作風,卻又帶著法西斯味道。

 

而特朗普的經濟政策,筆者認為迄今觀察最獨到的是芝加哥大學商學院教授Luigi Zingales的說法,他認為特朗普只是本質親商(pro-business),但不親市場(pro-market):「聽上去它們似乎只有細微差別。親商政策有利於現有企業,但卻是以犧牲未來的企業作為代價的;

 

親商政策通過提供優惠的利率和措施保護著中國企業;親市場政策則打開國門,迎接國際競爭,讓消費者和企業長遠受益;親商政策對企業的汙染、逃稅、欺詐消費者等問題視而不見;親市場政策則旨在減少企業的稅收和監管負擔,但會確保法律一視同仁。」

 

英國帝王學院中國研究教授Kerry Brown則認為,特朗普有毛澤東影子,第一個是其「後真相」,否定事實;其次是特朗普非常個人主義的;而其好像也會同時接受兩個完全不同的想法,這是「一種有美國特色的矛盾論」。索羅斯也認為特朗普的想法本質上是自相矛盾的,而這種矛盾已被其顧問和內閣具體化。

 

而這種矛盾不斷出現:他是移民後代兼有來東歐妻子,卻反移民;他要美國製造業和資本回流帶動美國,卻不能讓美元太強;他要在美墨邊境建牆和限制簽證,但邊境廠商和科網企業卻倚靠相對低廉的員工;他欲指稱中國為貨幣操縱國,偏偏其在極力避免人民幣貶值;他要美國偉大,卻放棄令美國偉大的價值等等。

 

而特朗普至今對中國的敵意令人意外,本來認為他沒有強烈意識形態,但如果正如傳言所提及他或有把柄被秘密警察KGB出身的普京和向有特務監控傳統的俄羅斯所掌握的話,那其親俄反中取態合理得多,畢竟特朗普多年來曾在俄國發展,何況一向作為商人的他行事操守自然不可跟有志政壇的政客相比。

 

然而即使中國短期逆風,但正如政經自成一家的對沖基金名家索羅斯指出,其政策對中國有利,因為「特朗普可能會協助中國成為國際社會認可的一分子。」這就像在TPP瀕死的時候,澳洲竟然提出讓中國加入,如果美國稍後繼續特立獨行,群龍無首之下中國或變相更受接納,當然實際也視乎中國是否有心有力。

 

民意研究機構蓋洛普(Gallup)2月初公布的最新民調顯示,特朗普短短上任一周對其表現的支持和不滿度已由原來45-46%,分別跌至43%和快速升上52%水平,比跌幅歷來最快的杜魯門快近一年半,四成七人認為他行得太快,而其簽證和難民的行政命令仍是極具爭議。

 

特朗普行事的不依常規,無意切割自己生意王國並繼續公私混合的重商精神將商業和裙帶利益最大化,過往美國奧巴馬時代兩黨對立的「否決政治」(vetocracy)造成的政策效率限制不再,在他身上若未有善用或最終摧殘美國戰後建立領導地位和全球秩序,對全球化和文明進程帶來的影響可能最是深遠。

 

特朗普過去的財富實際通過個人名氣、債務轉移和提訴興訟等累積,毀譽參半,個人層面對財金和公共政策的認識不足,未來其放寬監管的產業方向應該沒有懸念,但重投經濟的重心被他上任之後製造的移民禁令和外交失態所沖淡,如果他繼續本色故我,民望消耗加快,任內甚難排除其犯錯違憲終被彈劾下台的可能。

Share On
Dislike
1
許文昌     特朗普     親商     親市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