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首先我要申明,我認為警察在這情況下蓄意打人,是完全不能容忍的行為。現在七警被判刑兩年,實際上大約要坐15、6個月。我相信今次法庭重判七警,警務署應不敢寬鬆處理七人的紀律懲處。

 

基本上警察有兩種處理方法,第一是勒令退休,雖然現在拿不到錢,但到55歲之後,仍然可以拿到已累積的退休金和長奉,這通常是用於處理比較輕微過失的個案。但這次被判刑兩年,勒令退休的機會應相當微。如果是被革職的話,則所有退休金和長奉都會被取消,估計七人在金錢上的損失隨時過千萬。

 

七警因此案身敗名裂,其次財務損失亦非常慘重,如住在警察宿舍的話更要遷出,我認為這結果已有足夠的震懾力,令警察在日後再做這種行為之前會認真考慮後果。

 

我要講的是,其實在一般情況下,量刑起點都會在最高刑罰的一半開始,今次法官的量刑起點由兩年半開始,主要是因為他們是警察,而佔中壓力得到減刑半年。整個判刑基本上我是沒異議的,不過我認為七人之中,有些人應該判輕一點,不可能七個人的刑責是一模一樣的。我認為這是不公平的。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整個打人的過程,不可能七個人先開會,一致同意去做,必然是有幾個領導人物先有默契,作出決定……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