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山,快馬加鞭未下鞍。驚回首,離天三尺三。」離天三尺三究竟有幾離地?要問過毛潤之。一世人只做過公務員或大學教授的可以有幾離地?答案唔使問阿貴。

 

早前行政長官參選人曾俊華在政綱中提出研究引入累進式利得稅,減輕中小微企稅務負擔。說時遲那時快,政綱一出便分別惹來李兆富和林鄭月娥的質疑。一個是支持曾俊華的獅子山學會創辦人,一個是挑戰曾俊華的扶貧委員會前主席。前者激問為何要改變香港簡單稅制的價值來取悅福利主義者,這樣做真的可以減輕中小企的負擔嗎?後者反問過去9年都做不到是否執行上有困難,這些困難目前是否解決了?

 

我心諗,研究啫,使鬼咁緊張?記得林鄭之前亦研究過全民退保,然後呢?可能是前車可鑑,林鄭今次不用研究便提出即時實施稅務減免措施,以具體的兩級制利得稅(即企業首200萬元的利潤稅率由現時的16.5%降至10%,首200萬元以後的利潤稅率則維持不變)去減輕中小企的稅務負擔。林鄭這套理財新哲學中的稅務新方向,卻引發本地經濟學界猛烈抨擊。但依我所見,這些抨擊都是離天三尺三的討論。

 

累進稅可以是lesser evil

 

不要誤會,我不是什麼「奶粉」,從不認為公共理財需要有什麼哲學,哲學是討論生死意義存在價值等高層次問題的學問(順帶一提,李天命亦不是什麼偉大哲學家,他算是個本地頗成功的哲學普及作家吧)。正如我們不會把「冇樓咪白撞,有樓有高潮」視作擇偶新哲學,公共理財需要的從來是講求實證為本的應用科學。然而,林鄭的稅務新方向,我認為極其量只算離地三尺三,批評兩級制利得稅的學者意見才稱得上離天三尺三。

 

佛利民這樣說過:I am in favor of cutting taxes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and for any excuse, for any reason, whenever it's possible. 兩位前高官一面話要維持簡單稅制,一面推銷累進稅,當然同樣係唔知自己講緊乜,但兩位談的其實都是減稅。曾俊華在最近一次訪問中提到減輕中小企稅務負擔是第一步,長遠要保持香港競爭力還要考慮再減中小企以外的稅率。不要忘記,佛利民提倡多年的負入息稅,也是累進稅的一種。既然累進稅有時可以是lesser evil,行家的批評為什麼比建議的稅制更離地呢?

 

累進稅扭曲市場的神話與常識

 

有經濟學者批評林鄭建議的兩級制利得稅會誘使中小企分拆避稅,舉例一間盈利600萬元的企業,會分拆為3間企業以享受稅務優惠。師父教落,好的經濟學者要有常識。首先,年賺600萬仲叫中小企?年賺600萬(唔係做600萬生意),我不如諗吓做隻殼搞上市好過。常識是,生意每年200萬以下的公司稅局查稅根本不會查得太緊。常識是,香港中小企大致分兩類:第一類每年花多一萬幾千核數合法避稅,務求交稅有咁少得咁少(但最好久不久又交少少略盡中小企責任);另一類每年花多一萬幾千核數做靚盤數,目的是等賣盤或搞上市(因此打擊企業上市長遠會影響政府稅收)。至於規模較大的公司,已經上市或打算上市的核數費用,閒閒地由數十萬到上千萬元,愈分拆賬目愈複雜,收費自然亦愈高(分拆的成本還包括平時請會計分開入賬、處理多個銀行戶口等);沒打算上市,要分拆合法避稅的(因為中小企查稅較寬鬆)大多早已分拆。

 

企業分拆以圖享受稅務優惠的誘因不是沒有,只是成本不輕因此規模不會太大。我認為較顯著的市場扭曲,其實是這樣的累進稅會誘使更多自僱者開設公司慳稅,甚至鼓勵更多打工仔考慮轉為自僱人士。常識是,Slash(即炒散)近年愈來愈流行,特別是未成家的年輕人計算個人入息稅時可扣減的本來就不多,當利得稅稅率明顯比薪俸稅稅率低,而市場上買賣雙方又同意以服務合約交易,開設公司把所有與工作有關的支出以公司支出處理,然後再有效分配個人薪俸與公司利潤的比例,這也是常識吧。

 

林鄭的稅務新方向之所以輕輕離地三尺三,是因為改革得益的主要不是傳統中小企,而是這班炒散新一族及做核數的會計界朋友。但作為爭取年輕人及會計界(還有演藝界和體育界等自僱人士眾多的界別)選委支持,卻又非常貼地。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Share On
Dislike
0
林鄭月娥     經濟3.0     徐家健     公共理財     稅制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