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革新論

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為香港前途而戰。

  無論閣下是否喜歡與他人作比較,也不會對香港與新加坡的競爭感到陌生。惡性競爭,並不一定需要倚賴自身進步,只要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倒敵方;良性競爭,則可以從對方身上學習長處,改善自己不足。

 

  那麼,新加坡有什麼地方,值得香港學習呢?這看似是個老掉牙的問題,但答案仍可以有所不同。近日,新加坡政府未來經濟委員會發表「未來經濟報告」(The CFE Report),提出七大策略發展策略,當中首要強調經營穩固和多元的國際網絡,當中包括與東盟經濟共同體成員國(ASEAN)、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成員國加強貿易和投資合作、成立全球創新聯盟等。雖然這份報告在字面上,仍提及要與中國打交道,但明眼人也不難看出,報告的重點,是強調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內,否則只會被別人牽着鼻子走。

 

  事實上,新加坡矢志鞏固面向全球的國際網絡,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新加坡作為小國城邦,只有透過多邊合作外交平衡,才能在多國環伺下,實現相對的最大自主。在愈來愈多國家把本土化等同於反全球化的年代,新加坡看似反其道而行,但這種成功的經驗,正好告訴我們,拓展國際網絡與保障本土利益,並無必然的衝突,兩者甚至能夠相輔相成。這種全球城市的定位策略,本應同時適用於香港。

 

  儘管《基本法》下,香港特區政府擁有廣泛的對外事務權(參加各種國際組織、簽署雙邊協議 / 國際公約、設立駐外經貿辦、讓外國在香港設立領事機構等等),但現實政治下的各種官方限制(北京忌憚香港的國際網絡、港府則處處自我設限),港人期望港府落力維持香港的全球城市地位,也彷彿成為奢望。梁振英近兩年的施政報告,反覆重提「一帶一路」的假大空政策,自然是不在話下;但香港一日未能建立民主自治政府,有意欲成為特首的人,在政治正確大過天的原則下,也無法避免老調重提北望神州的狹隘視野 ── 今屆特首選舉便再次說明了這一點,各參選人都提不出一套面向全球的發展策略。

 

  沒有民主自治政府,政府官員畏首畏尾自我設限,實難以發揮《基本法》下香港的對外事務潛力;要促進香港成為面向世界的全球城巿,就需要有民間外交的想像 ── 現時在全球公民社會發展愈趨成熟,其中城市外交更加方興未艾,正好讓香港人另闢蹊徑,以民間團體為行動主體,在民間層面推動對外事務,發掘國際多邊合作的空間。

 

  與特首選舉「Choosing the Lesser Evil」不同的是,拓展香港的民間外交,相對是遠水不能救近火。可是,正所謂「人必先自重而後人重之」,妥協的前提可以是以時間換取空間,爭取最大的博弈籌碼,而非一味鼓吹向被建構的「現實」低頭,那日後才顯得今天忍辱負重的價值吧!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https://goo.gl/aAAKqv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reformhk

Share On
Dislike
0
香港     新加坡     外交     ‎香港     香港革新論     國際經貿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