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特朗普有兩件事要講。第一,特朗普簽署了新的移民禁令。這和上次的移民禁令有何分別,就是沒有列伊拉克入禁制的國家。因為有很多伊拉克人幫美軍工作。如果禁止他們,會有麻煩。第二個分別,之前禁令中,被禁國的人民即使有美國國籍也不能到美國,但這次豁免了,有美國綠卡就可以入美國了。第三,之前禁令沒有緩衝期,即日生效,引起機場混亂,但今次會有緩衝期。

 

他依然迴避最核心的問題。美國不能因為國籍宗教問題而禁止人入境。但美國總統就可以限制一些對美國安全有威脅的人入境。於是這便是這政令爭拗的地方。特朗普指這些人對美國安全有威脅,於是實行這禁令。上次禁令,法庭已指出限制某類人入境因為他對美國安全有威脅,但這限制不能毫無根據的……

 

第二,特朗普提出一個取代奧巴馬醫改的方案。這方案等同廢除了奧巴馬醫改。奧巴馬醫改是令二千萬原來不受醫保保障的人受保。美國是一個沒有公共醫療的國家,六十五歲以上和最窮的人受到醫療保障,但中間的人,有錢的人可以買到保險,但約二三千萬人沒有買保險。接受私人醫療,一個月隨時花數百萬,否則任由他自生自滅。一個文明社會能否接受這樣的事情呢?為何說現在方案等同已廢除醫保,因為之前是強制買醫保,不買醫保會懲罰僱主,現在取消罰金,變成自願,若不是強制的話,八成人將失去醫保……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特朗普     醫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