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昌

專業投資者、節目主持、行業發言人、作家,為《港股通鑑:50精選股與組合》策劃和作者。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有線寬頻(1097)放盤意外失敗加上九倉(4)停止再提供財務支持的消息,震撼全港,也成為每份傳媒的頭版消息,畢竟有線電視已啟播24年且有口皆碑,加上其免費電視開台在即,背靠市值近2000億元母企九倉的有線竟然蒙上可能倒閉結束的陰霾,確實反高潮,也不得不佩服九倉管理層的兵行險著。

 

去年7月已傳出計劃放售通訊、媒體及娛樂業務業務的九倉,最終成功以95億元高價出售九倉電訊,但有線出售一直只聞樓梯響,3月3日公告尚且表明仍在通過財務顧問與多個獨立第三方討論,3月9日中午停牌以為有好消息,結果傳來噩耗,九倉更表明態度不再提供新資金,變相要其稍後自身自滅。

 

我去年曾經撰文指出,由於互聯網、網絡平台以至網上社交媒體普及,加上本港的電視產業政策相對保守落後,缺乏競爭之下導致電視台收視近年持續下跌,九倉吳光正家族數口精,加上已經退休,繼續營運雞肋不如高價放售,估計有意購買有線的多個所謂獨立第三方部份非財雄勢厚,無法到達理想價位水平而告吹。

 

有線寬頻發出通告表示,接獲九倉通知不會就其業務提供任何進一步資金承擔,現有資金承擔到期後不會續期,亦無意增持股份,其董事會隨即決定委聘外部財務顧問探索替代融資來源或重組業務等,並成立一個3人執行委員會處理。然而,九倉和有線寬頻主席兼執行董事同為吳天海,甚有自行揮刀斷臂的氣勢。

 

這次劍走險鋒,已令中港兩地高調關注到有線寬頻特別是電視業務的存續去留,有線相對高質量的新聞特別是我評為「全球最前沿和具批判性的中國新聞組」再一次進入大眾視野,傳媒以顯著篇幅鉅細無遺的介紹有線的背景,港人紛紛懷緬甚至可惜,既重新評定有線品牌價值,也是大打放售的天價廣告的機會。

 

當然有線寬頻本身經營不佳,整體服務、鋪線覆蓋、傳送速度以至頻道質量都遜於同業,2008年起每年虧損數千萬至2016年達3億元,不過主要是折舊支出龐大,否則折舊前經營虧損僅數千萬元,互聯網寬頻通訊服務有6000萬盈利,但其主打的新聞影響力也未能在網絡等平台全面釋放,甚為可惜。

 

根據亞馬遜旗下Alexa數據,有線電視內容網站流量全港排名僅566位,遠低於電視廣播(511)的35位和電盈(8)Now的174位,甚至不及開台時日極短的Viutv的183位,與其網站和App開發設計落後不無關係,有線中國新聞,港聞、財經等內容本可通過互聯網站更好更廣的發布。

 

方法不一而足,翻譯部份新聞增加受眾,或如CNBC增加網上訂閱服務也可,但話說有線寬頻得益於大股東吳光正的長期不干預,目前用戶超過90萬,今次事件更突顯隨著時代變遷,沒有足夠資本難以經營香港這個本來受眾有限的市場,何況有線尚要忍受虧損和維持獨立編採,吳氏部份貢獻依然值得公眾肯定。

 

以往吳光正有政治抱負,保存有線作為其戰略資產,如以商業角度考慮早應停止營運,而今次高調研究重組涉及2100名員工生計前路,正值5月收費電視續牌和免費電視開台的關鍵時刻,又可以藉此跟政府協商更佳的續牌條款,二來如果有新買主變相有相當大自由度參與決定今後營運,在時間上可說是天衣無縫。

 

正在重新申請免費電視牌照的香港電視(1137)王維基,估計即使不會收購有線,但2015年以永升亞洲名義同樣入紙的遠東發展(35)主席邱達昌,富力地產(2777)董事長李思廉、美高梅中國(2282)聯席董事長何超瓊以至聯想控股(3396)旗下弘毅投資,顯示電視牌照仍有吸引力。

 

曾有考慮收購有線的邱達昌相信,九倉集團財力龐大,估計有線倒閉風險不高也是合理的評估,反是可乘今次危機爭取新白武士入主、減低染紅批評,又可加速政府修改續牌協議,乃至落後的傳媒持牌條款甚至放寬港人身份要求,即使賣盤失敗,有線也可徹底重組減低成本,繼續維持其最終連上市地位出售的可能。

Share On
Dislike
0
許文昌     九倉     有線寬頻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