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平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文章見報之時,美國聯儲局公開市場委員會議息決定即將公布。以最新的利率期貨數據推算,今次聯儲局加息的機會高達九成,市場預期一面倒,相信聯儲局不會無端製造「驚喜」。


美國通脹逐漸回升,勞動市場表現不俗,加息是合理之舉,也沒有甚麼好補充。想多講一點的,反而是一份近期甚受注目、在聯儲局一個學術會議中公布的研究。研究的主要結論,為市場的通脹預期、勞動市場指標如失業率等對預測通脹幫不上忙,預測通脹最有用的數據,基本上只有最近的通脹。


這份研究聽起來十分枯燥,何以會受到傳媒的注視?皆因聯儲局的職責之一為保持低通脹,在通脹上升前預先加息,不是等到通脹出現時才急急應付。


從聯儲局的公開聲明、演說、會議紀錄可見,預測通脹一靠觀察勞動市場,從失業率等數據看出通脹壓力(亦即所謂的菲利浦曲線),二靠觀察市場上的通脹預期(例如從類似香港iBOND的通脹掛鈎債券推算),因為理論上通脹預期會影響真正的通脹。


研究指出,這兩個沿用已久的指標不太可靠,聯儲局細心觀察原來是運吉之舉。


猶記得十年前在研究院的時候,預測通脹是一個相當流行的實證難題:無論模型如何複雜,參考的數據如何詳盡,統計學上預測通脹都難以敵得過簡單的「隨機漫步」(random walk)模型:通脹就如醉漢跌跌撞撞,一上一落大致上是隨機的,一個月後、一季後,以至一年後的通脹,最有把握的預測離不開今天的通脹,其他數據幫不上忙。


十年後的這份研究,結論大致一樣,說明了金融危機並無改變通脹難測的特質 。


當然了,聯儲局不可以公開承認通脹為「隨機行走」,總要將通脹跟一些容易明白的數據(如失業率)扯上關係,好讓市場對聯儲局的走向有多一點把握,但歸根究底,聯儲局對未來通脹走勢都係估估下,見步行步而已。


再問一個深一點的問題:通脹何以表現如此?回首歷史,其中一個線索是通脹難測為美國30年前左右開始的現象。是科技進步令通脹有本質上的改變,還是這是聯儲局過去30年成功維持低通脹的結果?


下星期會給大家提供一個從供求入手的傳統答案。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城市及地區禦險力環球論壇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3.0     曾國平     通脹     美國聯邦儲備局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