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民望」的林鄭月娥「高票當選」,「高民望」的曾俊華「低票落敗」。沒有任何一個畫面,比當前這一幕,更能顯示中港權力關係,更能映照香港人的無力感。

 

林鄭當選,明確顯示北京「換人不換路線」。梁振英不連任,令部分人有所憧憬,北京會調整天朝主義路線。事後回看,相信梁振英之所以被DQ,主因是他在建制陣營眾叛親離,勉強連任只會摧毀北京在港的統一戰線;而梁事事鬥爭之管治手法,也不見得有利於北京推進其天朝主義路線。因此,由一個完全緊跟北京路線、但比梁更能駕馭各建制力量的人做特首,最符合中共各派系的共同利益 ── 大抵這就是「換人不換路線」,林鄭月娥高票當選之背景。

 

事實上,曾俊華作為一名建制派,能取得超高民望和民主派支持,如北京順勢改撐曾當特首,本可盡攬香港民意,又能籠絡分化民主派;但北京面對如此巨大政治效益,仍然堅持選林鄭月娥,就充分反映所謂「中央信任」門檻之高(即只要這一條達不到要求,任憑這人如何三頭六臂也不能用),這既是人大8.31決定之邏輯延續,也說明香港民主之路是何等艱辛。

 

林鄭當選,香港人還能做甚麼?相信這是所有心繫我城的朋友,都在思考的一個問題。

 

不是策略無用 而是實力不夠

過去幾年,民主派幾乎試過所有爭取方法 ── 2014年的佔領運動,民主派走體制外路線,以非暴力抗爭為主軸,試圖爭取真普選;2017年的特首選舉,民主派走體制內路線,以300選委議席為槓桿,票投開明建制派,試圖扮演關鍵少數造王。從體制外的非暴力抗爭,到體制內的位置之戰;從「我要真普選」要求制度改革,到「我要曾特首」但求維持現狀,最終全部無功而回,難免令人氣餒。一股沉重的無力感,正籠罩整個民主運動。

 

但這些努力無功而回,就代表不論體制內外路線,都不管用嗎?與其說所有路線都不管用,不如說整個民主運動的動員力不足,所以不論是走體制內外路線,現階段都無足夠實力撼動政權。試想想,2014年佔領運動之時,如果民主派有跨階層、跨界別的動員能力,在佔領街頭之外,能發動大規模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結局會否有所不同?今次特首選舉,如果民主派在18區議會佔有優勢,並能搶佔文化藝術等界別,令民主300變成民主400(甚至民主500),結局會否有所不同?如果民主派各陣營能有更好配合,結合體制內外路線合力爭取,結局又會否有所不同?

 

我們別無選擇 只能革新保港

 

面對沉重的無力感,香港人還能做什麼?如果我們不願意投降、如果我們不希望移民、如果我們不甘於沉默,我們別無選擇,只能革新保港;在困境中沉著應戰積存實力,一點一滴改變朝野之間的力量對比,為下一次動員做好準備,捨此之外別無他途。所有堅持民主自由的香港人,就讓我們放下策略分歧,回到自己的界別在地抗爭,在各專業界、各行業、各社區擴大民主陣地,以社會包圍政權的戰略,推進本土民主運動。

 

在天朝壓迫下,香港人唯有依靠智慧、耐性和堅毅,才能跨越漫長的黑暗。在二十世紀,加泰隆尼亞人由1939年起,頑強抵抗了佛朗哥政權36年,堅持在政權外壯大本土運動,才能藉1975年西班牙民主化之機,成功建立民主自治政府;南提洛爾人持續抗爭70多年,歷經墨索里尼政權的暴力鎮壓(1922-1945),以至戰後民主意大利政府的反覆壓迫,直至1992年才建立全面的民主自治政府。要打破無力感、要找到着力點、要改變朝野力量對比,最終取決於有多少香港人堅持力爭下去 ── 為香港而戰的本土意識,就是鼓動我們力戰到底的最後武器。

 

《想像的共同體》作者安德森曾寄語,「我走不下去了,但我會走下去」(I can’t go on. I’ll go on!)。只要香港人團結起來,共同承擔起時代責任,我們終會在香港這片土地上,實現香港人的自立自主。

 

〈延伸閱讀〉
【香港前途宣言】
https://goo.gl/aAAKqv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reformhk

Share On
Dislike
0
特首選舉     林鄭     方志恒     香港革新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