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卸任通訊局主席半個月的何沛謙接受《明報》專訪,談及多單在他任內廣播業的大事。不再身擔要職的他首度透露,他在香港電視不獲發牌時感到突然,亦只是比起公眾「早少少」知道行政會議的決定,而他所知的也沒比公眾多,認為當局做決定的透明度不夠高。他更指事後拒絕到立法會就事件解畫,是因為他認為要作出解釋的應該是政府,而不是通訊局。

 

何沛謙強調,港視不獲發牌是很突然,他沒預期只發兩個牌,且落選者是公眾有期望的投資者。他指,政府當時解釋已考慮「一籃子」因素,並指發牌要「循序漸進」,但何表示,從來無人告訴他發牌要循序漸進,發牌守則是沒上限,因此他沒就此考慮。他質疑,即使要循序漸進,「為何是這兩個,不是他?」。

 

雖然如此,由於制度安排通訊局僅能作出發牌的「建議」,最終下決定的是特首會同行政會議,他也只能無奈接受。但他認為,當局的解釋透明度不高,難民公眾會出現陰謀論。

 

通訊局主席一職現在已由王桂壎接任。

Share On
Dislike
0
港視     通訊局     通訊事務管理局     何沛謙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