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在這一刻,我是作出一個悔改。我覺得團結別人是很重要,於是不能攻擊所有同路人。我是受了深切的教訓,就是黃毓民不停胡亂攻擊所有人,所以即使他做對的事,別人也不和他合作。這破壞了運動的一致性。如果不能合作,一盤散沙是很難和北京背後的力量作對。

 

而我和他們是不同的,我是一個政治評論員,出色的評論員批評都是非常狠辣,四平八穩的要去學術界。但作為政治人,像地圖炮般攻擊所有的人。像快必,我是不能原諒他在佔中時對佔中三子的攻擊,他話佔中三子和北京是一伙的,給北京一個下台階,透過全民公投迎合北京接受政改,講到佔中三子是共產黨的間諜一般。我不知他們是否介意,但我覺得這樣講是非常不公平。他完全沒有悔改,去到這一刻,我是完全不能和這些人合作,一定要和他劃清界線。

 

如果大家爭取民主,策略上有不同是常見的。但也不能把對方視作敵人。這樣做的話,根本不會有戰友,只會自取滅亡。所有政策上的不同,只要不牽涉到挑動族群仇恨和不容許其他意見,我也不會覺得他們是敵人。蘇丹、科索沃等地的族群仇恨弄至血流成河,沒有事可以合理化這種事。而不容許其他意見,有些人用宗教態度去看抗爭,任何人不同意見,便覺得對方是異端, 像快必、黃毓民、CK,他們不能容忍不同意見,終會令容忍不同意見被破壞……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抗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