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初二旺角衝突,5名被告繼續就暴動罪於區域法院受審。第3被告自辯作供,辯方播放被告於案發時所拍攝的影片,見有一名人士被多名警員用警棍攻擊及驅趕、被告聲稱當時親耳聽到有警員表示「我打到佢哋頭破血流,再放佢哋走,好過拉佢哋返去做paperwork(文書工作)」。

 

第3被告陳紹鈞(47歲)繼續在庭上自辯,他早前自稱以公民記者身分拍攝衝突過程,而非參與非法集結。而控方則質疑他是參與暴動而非只是拍攝。

 

今天庭上播放陳於當日所拍攝的片段,辯方問他為什麼影片畫面搖晃,陳解釋他曾目擊有警員阻止記者拍攝,而且態度惡劣,認為警方會對拍攝者採取敵視態度,所以才不敢公然舉機拍攝。辯方再播放一段陳拍攝的影片,片中畫面模糊,但有一把男聲高呼:「唔好打記者啊!」。

 

辯方續問,陳為何在警方驅散示威者時要逃跑,陳解釋他曾目擊警方用警棍攻擊手無寸鐵的人士,所以當時自己「好徬徨、好絕望」,他擔心會在現場被打中才會逃跑。陳又聲稱,他曾親耳聽到有警員表示「我打到佢哋頭破血流,再放佢哋走,好過拉佢哋返去做paperwork(文書工作)」。辯方之後播放陳所拍攝的另一段影片,片中有一名人士被多名警員用警棍攻擊,片中陳呼叫:「想打死人咩,快啲送去醫院,流晒血啦。」

 

控方盤問時問陳,為什麼案發當日他要走入人群中而非從旁拍攝,陳解釋他未有預料到當時警方會驅散示威者,而且他當時亦己準備離開,加上胸口有一部長期開着的小型攝錄機,所以他自覺安全。但陳在較早前表示,他被警方追捕期間遺失了該部攝錄機。

 

陳亦被控方問到,案發當時為何要戴上鴨舌㡌及口罩,陳表示他曾參與過200次集會,每次均是同一樣的裝扮,又稱因擔心照片被公開會影響他人對他及其家人的觀感,當有傳媒拍攝時他必定會戴上口罩,控方問他,是否即擔心他被「藍絲帶及大公報」辨認出,陳表示同意。

 

控方質疑他刻意隱藏身分,陳表示擔心被拍攝後會產生誤會,但控方遂指傳媒都是會報道及尋找真相,陳回應稱他對主流傳媒有保留。控方問及他是否曾高呼「黑警」,陳稱「從來無鬧黑警,但經過今日或呢件事後開始會」。

 

案件下周二續審。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