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11萬人出席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坐滿了足球場和部份草地,我認為成績已經不錯,部份香港人依然有他們的堅持。

反對悼念六四的說法大概在2013年開始興起,當時陳雲開始批評支聯會是「邪壇」,召五雷擊殺之。而自從退聯行動之後,中大學生會就六四參與其實分了幾個階段,首先是不參與維園六四晚會自己攪活動,而今年中大學生會就連自己的活動都不攪,更發表了一篇〈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的聲明,表示不會舉辦或參與任何有關六四的活動,甚至叫人不要再悼念六四。

 

他們所持的理由,其中是指出這一代青年人的政治啟蒙不在六四,而是在公民覺醒以及「魚蛋革命」的勇武抗爭,應聚焦本土社運,而不是自困於六四的死胡同,又批評支聯會不思進取、行禮如儀的悼念活動是消費六四的行為,利用民眾的道政治感情,以換取政治本錢。我認為寫得出這種文章的人,是完全沒有受過基本邏輯訓練。

 

首先,支聯會本身是一個甚麼組織?支聯會在八九六四當時,支援學生運動,後來慢慢變成一個悼念組織。所以第一個問題是,支聯會是否只是應該將六四事實一直傳承下去,令後人明白六四的道德指控,還是他應該成為一個行動的組織,到大陸去推翻北京政府呢?支聯會只有變成一個行動組織,才不會行禮如儀。如果是這樣,他對不能是一個公開組織,而是要變成一個神秘組織。但支聯會是否應該這樣做呢?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中大學生會     六四     維園     燭光晚會     行禮如儀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