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有邊個見過楊偉雄?未呀?我見過!我真係見過!


上周末,應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ACCA)邀請出席他們的年度會議,今年主題是Redefining Businesses for the New Normal。新常態是甚麼?新常態下能否生意照舊?都是有趣的問題,而我準備討論的是雲端技術加上人工智能對會計行業的影響。


原本,大會請來會計界出身的財爺致開幕辭。應該是公務纏身吧,主禮嘉賓最終由創科局長楊偉雄補上。能夠在局長楊偉雄與友人李兆富筆戰期間一睹其風采,是意想不到的驚喜。


想見局長其實有幾難?本來唔應該太難。然而,據我所知,來港近3年的Uber想約見創科局或運房局的局長,仲難過見死鬼Steve Jobs。


見過Steve Jobs的楊偉雄局長最近與李兆富成為筆友,局長在信中還提到:「如果打着共享經濟的旗號,先觸犯現有法例,繼而指責政府不配合其發展,此等手法特區政府恐怕難以認同。政府要保護的是公眾,特別是乘客的安全及利益,而絕非個別經營者。經過年多的法律程序,香港的法庭早前已就Uber案件作出判決,說明接載乘客的交通工具應受限制,令大眾利益受到保障。Uber除了是透過手機應用程式傳召私家車代步外,與以往的白牌車沒有任何分別。」


其實,另一位局長張炳良早前在公布《公共交通策略研究》報告後,亦發表過類似言論。明顯地,政府的思維是停留在白牌車盛行的五六十年代。相反,會議當日,有主持問誰支持Uber在政府監管下合法經營,台下舉手支持的是絕大多數。


據說,兩位局長一直拒見Uber的理由是Uber有案在身。問題是,警方一次又一次放蛇,沒完沒了的訴訟又成了Uber與政府永遠無法好好溝通的藉口。


「共享不是請客吃飯」這句說話是我發明的,這句話有經濟及政治兩個含意:前者,是想討論共享經濟的人不要再浪費時間在「不收錢才算共享」這種無謂爭拗;後者,是要大家明白共享經濟這個革命性的概念往往涉及有牌者與冇牌者間的「階級鬥爭」。


共享的優點不只是服務優質,優質服務背後其實還有收費夠靈活和供應夠彈性。兩位局長口口聲聲保護乘客安全及利益,我卻從未見過政府拿出任何證據指共乘危害乘客,法庭判決只反映現有法例的落後,近年愈來愈多研究發現,共乘不但縮短乘客候車時間、減低道路擠塞,還減少因醉駕導致的交通意外。


兩位局長,你哋有邊個見過Uber嘅代表?未呀?見吓啦。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3.0     徐家健     楊偉雄     uber

發表評論